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2018-03-05 来源:云画家 浏览:513 次

  艺术品犯罪研究者爱德华多米尼克在其《是名画总会被偷的》一书中表示:“从罪犯的立场看来,一幅举世闻名的绘画就是一张装了框的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现金支票,毫无防卫地挂在了墙上。”

  近几年来,艺术品偷窃在全球范围内频频发生。据国际警察组织推算,每年艺术品地下世界过手的钱总额大致在40亿到60亿美元之间。在非法国际贸易的花名册上,艺术犯罪排名第三,仅次于与毒品走私以及非法武器贩运,只需看看艺术品火箭般的升值速度就明白为什么了。艺术作品估值高,又相较抢银行、贩卖武器和毒品等活计风险更低、量刑更轻,常得略懂学术的窃贼青睐。

  成立于1991年的“国际失踪艺术品登记组织”(Art Loss Register, 简称ALR)是世界上最大的国际失踪艺术品数据库。根据艺术品流失登记组织ALR的数据,全世界登记的被盗艺术品有35万件,很多画作被盗后就了无音讯。“被盗艺术品被追回的几率只有15%。”ALR的朱利安·雷德克里夫说,“剩下的85%中,约有20%被毁掉。”今天我们聊一聊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吧。

  德加名画9年前被盗 突然现身公交车无人认领

  近日,在距离巴黎以东30公里开外的Ferrières-en-Brie高速公路休息区,海关警方随机抽查车辆。当他们查到一辆公交车的时候,意外查获一无人认领的老油画,警方抽查其实是为了看是否有运毒的犯罪行为,事前根本不知道这幅画的存在。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埃德加·德加(1834—1917)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埃德加·德加《Les Choristes》27x32cm

  后经法国首都奥赛博物馆专家鉴定,在公交车上发现的画作确实为19世纪法国著名画家德加的作品《Les Choristes》(《合唱团》)。 埃德加·德加(Edgar Degas,1834—1917)是法国印象派重要的画家,以画芭蕾舞者而闻名。他出身于金融资本家的家庭,祖父是个画家,因此德加从小就生长在一个非常重视艺术的家庭中。

  这幅重见天日的色粉画则是德加创作于1877年,描绘了在歌剧《唐璜》中歌唱的男人。此画是八年前从位于马塞的坎缇尼博物馆失窃的珍贵画作。在2009年,奥赛博物馆将这幅画借展给了坎缇尼博物馆,可是到了12月,原本正在展出的画作突然在某一天离奇失踪了,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强行进入博物馆的迹象。于是警方就短暂拘留了当时的一个博物馆守夜人,但随后不久就释放了他。

  Réuniondes Musées Nationaux声称这幅画的价值为80万欧元。但马赛坎缇尼博物馆工作人员表示该画价值3000万欧元。在被问到这幅画的具体价格时,奥赛博物馆表示:“这些画是无法用价格衡量的,它们的背后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埃德加·德加创作于1882-1885年间的《幕后》描绘男女间暧昧关系 佳士得伦敦2018年2月28日 899.375万英镑成交

  今年2月28日,一件埃德加·德加创作于1882-1885年间的《幕后》于佳士得伦敦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中以899.375万英镑成交,约合人民币7839万元,您认为失而复得的德加《合唱团》值多少呢?德加在这幅画作中将视角对准了幕后的候场的女舞者,画面中的另一主角则是来自于法国精英阶层的男性“会员”,德加在这一画作中表现出两人之间的暧昧关系。

  意大利警方围剿黑手党窝点,意外发现两件总价1.54亿美元的梵高名画,被盗14年后重见天日。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2017年3月21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荷兰教育、文化和科学大臣耶特·比塞马克(右)与梵高博物馆馆长阿克塞尔·吕格尔出席博物馆举行的欢迎画作“回家”仪式。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梵高

  梵高的画作也深受盗匪的青睐。2016年9月,意大利那不勒斯警方宣布,他们在一次围剿黑手党窝点的行动中,搜查在逃大毒枭拉斐尔·因佩里亚莱的豪华据点时才被发现,意外找到了两幅已经被盗14年,其中,《离开教会的公众》价值5400万美元,《大海》价值1亿美元。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文森特·梵高 斯海弗宁恩海景 36.4×51.9cm 帆布上的纸面油画 1882年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文森特·梵高 离开尼厄嫩教堂 41.5×32.2cm 帆布油画 1884-1885年

  一幅是梵高于1882年创作的《斯海弗宁恩的海景》,另一幅是梵高于1884/1885年创作的《纽南的小教堂》。

  两幅画作都属于梵高的早期作品,且已经颇具梵高的个人特色。后者是一幅梵高父亲生前就职的教堂的写生作品,梵高是为自己的母亲画的。父亲去世之后,梵高又对这幅画进行了修改润色。这两幅画原本收藏于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术馆,2002年12月7日早上八点左右,两名窃贼潜入还未开门的美术馆,盗走了这两幅价值连城的作品。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梵高美术馆

  案件发生后也是轰动一时,众所周知,梵高美术馆是当今世界上收藏梵高作品最多最全的博物馆,照理说馆内的安保措施应该是世界最顶尖级别的。但是,据说那两名窃贼只用了一把梯子和一根绳子,从外部爬进美术馆二楼的一扇窗户,然后就成功偷走了画作,而且馆内没有任何安保人员。同时,这栋建筑的外墙还是玻璃的,从外面就能清楚的看到内部,也就是说盗贼连事先踩点都不需要,来了直接开干就行。以这种安保条件,如果窃贼带着高仿的赝品替换了原画,那么是不是更加难以发现原作被盗了?

  这两幅画作被盗之后,荷兰人民才如梦初醒,警方立即展开搜捕,还悬赏10万欧元寻找画作。虽然警方不久后就逮捕了两名嫌疑人,但是画作早已转手,从此人间蒸发。

  直到14年后!意大利警方让这两幅画作又重见天日了,并归还给梵高博物馆!警方检查后发现这两幅画作当初虽然是从画框里直接割下来的,但是基本没有受到很大损害,而且这么多年来保存得也相当好。

  “这两幅画是在突袭黑手党毒枭拉斐尔·因培里亚里位于意大利中部的豪华据点时找到的。”

  “发现这两幅画完全是个意外,它们就搁置在储物间的角落,没有任何保护。万幸的是它们没有遭到损害,保存依旧完好。”

  拉斐尔·因培里亚里被指控从事大宗跨国可卡因走私,常年住在迪拜,这次警方突袭并没有抓到他。

  “通过搜查到的手工交易记账,这两幅画在毒品市场已经转手了16次之多。”

  被偷的艺术品绝大部分进入了毒品市场,毒贩子们都在用艺术品换可卡因

  被盗艺术品去哪了?由于现金越来越容易追踪,真正的犯罪集团已经很少用现金交易,他们通过一些高价值的东西来充当一般等价物,用来作为毒品、武器和洗钱的货币中介。动辄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美元的毒品交易,没人会傻到用现金来支付,高价值的艺术品是最好的选择。

  另一方面,盗匪如果想要抵押艺术品,正规银行都知道Art Loss数据库,会去查一下,买卖不成,还会惹祸上身,所以走黑市。以作品市场价格5%甚至更低的价格在黑市上迅速脱手。这种做法常见于高价值艺术品失窃案中。虽然仅仅是市值的5%甚至更少,可对于空手套白狼的盗匪来说已经是是一笔横财了。

  在国际毒品交易中,对艺术品,尤其是油画的信念无比稳固,黑手党相信这块涂了颜料的布能给他们带来除了生意和财富以外的更多的东西。因为艺术品永远都在增值,如果你手里有梵高或高更的画,你就能从任何人手里买到可卡因或枪支等。

  在市场上,油画会以市场估值的5%-10%来进行黑市交易,在毒品市场这是一个公道的价格。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塞尚《壶和水果静物》

  “新的洗钱规则已经建立,它已经成为罪犯们安全支付的现金业务。”例如,塞尚《壶和水果静物》,由瑞士警方和FBI在一起贩毒案中查获。现场没有任何现金交易痕迹,只有一幅画和价值1000万美元的可卡因。

  FBI的艺术品犯罪调查专家克拉克·埃利斯说道。

  “被盗的艺术品可以非常便捷地进行跨国交易,它们有国际通用价值,没有现金兑换的麻烦,甚至被用来当做毒品卡特尔在进行超大宗交易时的指定货币。”

  最受“雅贼”欢迎的画伦勃朗《雅各布三世》,被盗的原因竟然是……

  与上面谈到了艺术品盗窃不同,还有一类盗匪被称为“雅贼”,最受盗贼青睐的艺术家当属伦勃朗,他的作品被窃后,往往会被其他的窃贼偷回来还给博物馆。据说,偷过伦勃朗作品的小偷在狱中地位也很高,很受狱友的尊敬。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伦勃朗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伦勃朗《雅各布·德·吉恩三世》

  伦勃朗的《雅各布三世》是世界上失窃次数最多的艺术品,在1966年至1983年间,于伦敦同一家博物馆失窃四次,为人戏言作“外带伦勃朗”。1981年,伦勃朗于1632完成的画作《雅各布三世》在伦敦的达利奇画廊被盗。有四个人开着一辆出租车携名画逃之夭夭。更神奇的是,这幅伦勃朗的画作曾经被盗四次均被寻回,第一次,《雅各布三世》被完璧归赵地送回到达利奇画廊。第二次是在德国地铁站的行李架上找到的。第三次被偷时,是在一片墓地里失而复得。而最近的一次,是在一个被遗弃的自行车前的车篮里。

  这幅画,到底为什么在神偷界这么受欢迎呢?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画中人名叫雅各布·德·吉恩三世(Jacob de Gheyn III),他有位好基友,叫毛瑞斯·惠更斯(Maurits Huyens),两人好到什么程度呢?他们私定终身,一起找到伦勃朗定制肖像,要求画成相同的形式,并且定下一个约定,谁先去世,自己的那副就归对方所有。

  之后,右边这位金发男先去了,画就交到了左边黑发男手中,黑发男由于收到好基友金发男去世的打击,时隔不到一年,黑发男也随他而去了。

  画最终落在了毛瑞斯·惠更斯惠更斯的弟弟手中,他就是著名的诗人、作曲家康斯坦丁·毛瑞斯,由于毛瑞斯离世的打击,康斯坦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进行任何的艺术创作。

  除了伦勃朗作品市场价格高之外,偷伦勃朗这幅画最重要的原因是——这幅画小,29.9 x24.9厘米,一张A4纸的大小是29.7x21厘米,这幅画也就跟A4差不多大,想必大家都听过“A4腰”,偷了之后能藏在身上带走。

那些意外归来的被盗名画

  伦勃朗《拿肥皂泡的孩子》

  伦勃朗《拿肥皂泡的孩子》被盗15年后盗后重现法国尼斯 上演现实版金翅雀

  帕特里克·维阿兰尼克斯第一次见到伦勃朗的名作《拿肥皂泡的孩子》是在13岁,他觉得这幅画作中的小男孩儿太像自己了,自此深深迷恋,最终受不了其诱惑,在28岁的时候决定要偷走此画专属自己。他幸运的成为法国德拉吉尼昂的市立美术馆的警报器调试人员。特地选在了1999年7月13日动手,这一天是法国国庆日前夕(巴士底日前夕),人们沉浸在了欢声笑语中,安保比较松懈。在闭馆之前,他藏到了一个大橱柜中,然 后一直耐心等待到了深夜。在深夜时有直升飞机在美术馆上方轰鸣,于是趁此机会他撬开了防弹玻璃,在几秒钟之内取出了画作,在警报器响起的时候就逃跑了。在警察赶来时他已经不知所踪。

  在回家的路上他甚至还高兴的照了一张拍立得的自拍照。回到家后他用气泡包装膜和厚毯子将画作裹得严严实实藏在了床下。在床边他摆放了一个空画框用以 偶尔将画装进去以便欣赏,他甚至还会对着这幅画说话。这种做法与唐娜·塔特(Donna Tartt)的畅销小说《金翅雀》中的主人公的所作所为及其相似。小说里的主人公所偷的画作也名为《拿肥皂泡的孩子》,作者是伦勃朗的学生卡雷尔· 法布里蒂乌斯(Carel Fabritius),这幅画之前保存在大都会美术馆中。

  他告诉《法国世界报》说“自己不仅是这幅画的保管者,还是一个维护者”。他为了更好的保存这幅名画搬了很多次家,一次是因为家里被盗(只偷走了他的立体音响),一次是因为家里有白蚁,还有潮湿和火灾隐患等等原因,可以说他为了给这幅画一个更好的保存环境可谓是煞费苦心。经过多次搬家和十五年的心理煎 熬,他终于忍不住向一位朋友吐露了心声,他的这位童年挚友说会帮助他。于是安排他在英国尼斯与两名自称是保险中介的人见面,他将这幅作品交给了这两个人保 管,这幅价值400万欧元的名作只换来了一张4万欧元的支票。

  尼斯人试图在黑市卖出伦勃朗的这幅名作时被匿名举报,并由专门破获艺术品非法交易的警察组织OCBC抓获。帕特里克发现自己被骗并且被那两人陷害之后即去警察局自首。意外的是犯罪有效期过去了很久,他不仅免于牢狱之灾,还因为传奇的经历接到了好几本书和电影的邀约。

  被盗名画命运如何?

  然而,BBC《那些被偷走的名画》这部纪录片告诉观众,多数艺术品窃贼过得并不好。英国伦敦警察厅警官法伦布?莱德利告诉Livescience网站,艺术品窃贼其实赚不到多少钱,因为出自名家之手的艺术品容易被人认出来,出手非常困难。

  在作案之前,艺术品盗窃团伙对于如何销赃思考甚少,因此他们的首选方案是,将这些艺术品卖给失窃的博物馆、画廊或保险公司,要价一般只有市值的10%。如果这个办法不可行,一些窃贼会以低价将真品当成赝品,卖给艺术品收购商。失窃的博物馆通常会发布悬赏启事,提供有价值线索的人能得到不菲的赏金。这些赏金不能付给罪犯,不过,在一两个中间人的帮助下,这笔交易仍能达成。只要能找回丢失的艺术品,人们愿意对这种交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果窃贼们发现,他们无法通过合法的途径变现,就会把目光投向黑市。艺术品流失登记组织(ALR)顾问科里斯对美国广播公司说:“在黑市上,他们以实际价格的5%到10%出售这些画,用画交换毒品、武器或者古董。”

  正如艺术品犯罪研究者爱德华多米尼克曾说的:“艺术无国界:一幅从日内瓦的画廊里盗走的梵高作品,被走私到了罗马后,一毛身价也不会掉。各国的法律规定千差万别,这也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艺术品走私。例如在日本对这方面的态度,简直就是鼓励,只要过了两年,任何失窃的艺术品就都可以合法地进行买卖。换言之,窃取一件作品,找个地方藏上两年,再拿到日本出售,买主就可以正大光明地把这幅画挂起来。

  落入窃贼之手的一些艺术品会被毁掉。

  1969年,意大利画家卡拉瓦乔一幅晚年时期的作品在西西里被盗,警方怀疑这是意大利黑手党的“杰作”。40年过去了,黑手党头目陆续落网,很多人提到这幅画,但说法不一。

  有人说,这幅画从画框上被切割下来时受损,此后被毁掉。有人说,这幅画被丢在一个废弃的农场中,与农场一起被付之一炬。

  2012年,荷兰鹿特丹旅游画廊被盗,毕加索、莫奈等人的多幅作品丢失。2013年1月,警方将3名罗马尼亚人认定为嫌犯。后来嫌犯被捕,一名疑犯的母亲告诉警察,她将那些画烧掉了,希望儿子因证据不足被释放。

  来源:雅昌艺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