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2018-02-08 来源:云画家 浏览:526 次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映庭含浅色,凝露泫浮光。”90后的杨薇游离在传统精神与现代意识之间。在她的作品里,仿佛隔绝了喧闹与聒噪,自是一幅心怀恬淡的模样。在50后、60后的前辈艺术家的眼里,她的笔墨或有稍许稚嫩,难能可贵的是气息如此独特。付之以岁月,可得之老辣。在年轻的时候,眼高手低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杨薇作品

  

  

  

  

  

  主持人: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嘉宾(按年龄排序):

  徐春龙(书法家,擅长书画鉴定,受教于张伯驹先生)

  张增来(画家,师从孙菊生、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

  张幼华(资深学者原北大教授)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杨薇(90后艺术家)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张学军

  攒三聚五,错落有致的美

  滕黎:现在有很多艺术生都是在大学里自学,那么他们如何去寻找自己的出路呢?

  张增来:这是社会现象,首先要多读书,然后要博采众长,选择比较明白的老师来教你。这也是我们做这个栏目的初宗,很多年轻人走了弯路,我们就要告诉他们要走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滕黎:刚才提到读书,有没有具体的建议?

  张增来:根据自己的喜好去看最优秀的艺术品,才能有所认识。而且选择的方向很重要。

  马杰:其实直接读中国传统理论,跟今天社会上所倡导的,以及他们小时候受的教育都格格不入。那我建议可以先学西方的实际应用心理学。因为西方是从实处入手的,先了解人,知道自己是谁,需要什么?翻过头再读中国的虚文化,寻找灵魂与思想。

  我比较推崇《艺术与视知觉》,只要眼睛能够看到的,相关的艺术都有。这还是心理学的一种反应,让你看到自己是一个什么心理。还有弗洛伊德、荣格的心理学都可以涉猎。先认识自己,再认识世界。

  徐春龙:现在这些年轻人在绘画理论上还是得加强。中国传统的画论,比如说像《文心雕龙》应该好好看。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杨薇作品

  

  张增来:审美是经过漫长的历史发展到今天这样。为什么"攒三聚五"才美,美是经过历史检验产生的。

  马杰:攒三聚五,讲的是衡的概念,变化的衡,不是天平的概念。

  徐春龙:比如说有的时候纷纷落叶,或者是桃花纷落如红雨。在这个很自然状态中,找这个攒三聚五。找出那个非常自然,随意的点……

  张增来:随意当中不随意。

  徐春龙:对,先点这,然后来回补救,这样形成的画面就饱满。

  马杰:实际上攒三聚五讲的是一种理念,因为不均等。

  张增来:不均等产生的美是一种错落有致的美。

  徐春龙:色彩也可以形成了一个呼应,也拉大了想象的空间。

  马杰:因为艺术是要变化的,生活也不是恒定的。这时候让你有变化,但不能翻天覆的变化。在历史上无论东西方,非常激烈的作品都长久不了,最后达成了人家新的一个衡。读者因为今天翻江倒海的,明天看这东西过去了。

  张增来:包括西洋也讲黄金分割法,教给你怎么样写这个东西让人看着舒服。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杨薇作品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张学军

  追溯本源,不同时代的意义

  滕黎:同时我们还可以谈一下对书法方面的认识。

  马杰:我们要先端正对书法的认识,什么是书法?今天把书法归到教学大纲里,其实教的是写大字,和书法没什么关系。书法是一个大文化的概念,而不仅仅是写大字。

  张幼华:功夫字外,其实教书法的人一定要教汉字到底是怎么形成,各种汉字为什么能够形成这种体,这种体在什么时代所产生的意义是什么?尤其是这个字的意义是什么?你得搞明白了,现在书法讲课全不讲,甚至于他只是会写几个字,这字该怎么写,你问他这是什么意思?那书法家有时候不知道。

  徐春龙:这个非常重要。

  马杰:我们要扶正,开始纠正这类的东西是为什么?我们得从孩子抓起来,今天是从杨薇这一代年轻人,让他们从根本上认识。

  徐春龙:说实话,这个简化字真是害人不浅,虽然便于书写了。

  马杰:我们简化完之后,文化载体的功能变成了一种符号,就跟英文字符没什么区别了。

  张幼华:在技术掌握了以后,更多的是要增长知识,知道什么地方用什么字才成。我倒觉得这是下一步非常重要的。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杨薇作品

  滕黎:杨薇听了前辈艺术家的谈论之后,自己有什么样的感想?

  杨薇:我感觉我有很多东西需要去学,下一步我要得从书里面提取更多的东西,但是我要慢慢的来。等认知上提到一定高度以后,我再开始着手下一步,就像刚才老师说的是那个取势。因为我的画确实很柔,就很缺乏这些东西。

  徐春龙:对,先从书里边找感觉找知识。充足能量以后,等视觉与思维有东西了,再去动手。

  杨薇:那时候可能会觉得手上不够,还要再练手,手上提高以后再来提眼界,就是这样相互补充。

  徐春龙:对,一定要通过读书,有时候眼高手低不是坏事,手低我们可以去补救。这种补救,一定要得法。有时候这个笔的势,讲究的是空中的变化。着墨时候每笔三折就能让笔墨厚重,这样线条就有力。老辣就是这样出来的,当然这还得自己去悟,但是我们告诉你之后,可以减缓你摸索的过程。

  杨薇:今天我觉得比大学时候学的收获还大。

  张幼华:就是这次讲的课有点跳跃。

  马杰:因为时间短,大家说都着急想说关键点,所以说得比较跳跃。

  杨薇:信息量还蛮大的,我也得慢慢的消化。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杨薇作品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张学军

  乘虚取势,虚实相映的布局

  滕黎:提高认识的同时,还需要乘虚取势。比如张老师看过董寿平先生画画,一看就能感受到那种气场。

  马杰:为什么说文化是虚的,那就是一种感觉,不是一种方法。刚才说空中划那笔可不是白划了的,落到那儿的时候,那个气场那个感觉是带进去的。这就是虚文化,而不是把笔直接搁在那里,就没有感觉了。

  张增来:虚实相映。

  张幼华:在看老师作画的过程中,不断去揣摩自己该怎么画,你不一定跟老师一致,但是你能够体会到那个笔怎么用。所以说到二田问题就出来了,从普及中国字的角度来说,写得非常之标准化是可以的。但是那是叫写字,那不叫书法。这个概念必须要清楚。

  徐春龙:我特别推崇黄庭坚,他从第一个字就开始造势,左右造势,就是咱就说生拉硬拽,他把这个势造得非常圆满。而且重心就是说行与行,字与字的这种牵扯。重心在行与行之间形成了一个整体,通篇气势做得非常好。

  马杰:黄庭坚讲的是谋篇布局。单提出一个字是没法看的,下边一个字一定是把它拽回来,但并不是上个字往左,下个字往右,这样去平衡。这里要考虑整行的关系,还要考虑整篇的关系。落款落在什么位置上?落多大?怎么写?都是有相关的。

  徐春龙:傅山有的条幅特别精彩,有的就不行,当然我总怀疑什么后人仿的。因为我写字从来不打格的,主要在心里打格。因为一打格就影响布局,有时候第一个字写的板了点,所以第二个字要看怎么救,这种救就很考验能力了。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杨薇作品

  马杰:作为艺术品来,拿出是一整幅作品,而不是单独一个字。绘画也一样,技法非常精彩,但整幅画不见得能给人看。先说整幅要达到什么,然后在再越精越细。

  张增来:谋篇布局。先从大局着眼,然后才是细节处理。

  马杰:我是这么看的,这人没大胸怀,有小心眼。

  滕黎:最后每位老师再给杨薇一句寄语。

  徐春龙:我希望我们把工笔画的传承和创新结合起来,有我们时代的风格。

  马杰:用毛泽东同志那句话,你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张老师:传承是有来龙去脉的,我们一定先要继承,把地基打牢了才能发展,地基不牢盖不成高楼。

  张幼华:其实我比较赞成两位老师说的,还是要继承传统,继往开来,继续努力!

  杨薇:感谢各位老师的这些宝贵的意见。

  滕黎:好,那今天我们这个栏目就到此结束,谢谢各位老师。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杨薇作品

  敬请持续关注中华网书画频道(art.china.com)的《白胡椒艺术评论》!

  声明: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欢迎咨询、合作。

  电话:010-52598588转8745

  邮箱:art@bj.china.com

  QQ:540992737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中华网书画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敬请关注!

  主要嘉宾: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徐春龙(书法家,擅长书画鉴定,受教于张伯驹先生)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张增来(画家,师从孙菊生、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张幼华(资深学者原北大教授)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眼高手低不是坏事——《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下)

  杨薇(90后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