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2018-02-08 来源:云画家 浏览:463 次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映庭含浅色,凝露泫浮光。”90后的杨薇游离在传统精神与现代意识之间。在她的作品里,仿佛隔绝了喧闹与聒噪,自是一幅心怀恬淡的模样。在50后、60后的前辈艺术家的眼里,她的笔墨或有稍许稚嫩,难能可贵的是气息如此独特。付之以岁月,可得之老辣。然而,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呢?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杨薇作品

  主持人: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嘉宾(按年龄排序):

  徐春龙(书法家,擅长书画鉴定,受教于张伯驹先生)

  张增来(画家,师从孙菊生、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

  张幼华(资深学者原北大教授)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杨薇(90后艺术家)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张学军

  大学艺术教育vs师承教学,孰高孰低?

  滕黎:欢迎各位老师做客《白胡椒艺术评论》。今天是杨薇的画展,我们先请杨薇简要谈一下她的艺术过程吧。

  杨薇:其实我是从大二开始真正学习国画,大学老师主要是引导的作用,并没有具体教怎么去画,只是提出一些方向性,然后让我们去寻找。

  我当时看各种书和临摹来寻找自己的画风,最初先从宋人小品开始,后来做了大量的写生稿。又从清代恽寿平、任伯年,还有《芥子园》中汲取营养。

  张幼华:咱们国家真的没有成型的艺术教育,包括徐悲鸿也只是把国外的素描拿过来。我在大学教书,我们只是教给学生认识事物、了解社会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具体你该学什么?我坦率地说老师不见得知道。

  杨薇:我们两个星期左右换一个老师,不是一个老师教全部过程。

  张幼华:所以现在在大学里学艺术非常难。包括中央美院、清华美院的教学方法,也是先学色彩、光线亮点,其实跟国画一点关系都没有。没办法,教育部门规定课程就这么上的。

  滕黎:我觉得张曾来老师可能体会不同,因为他是以师承的关系去学画的。

  张幼华:从中国教育来说,师承关系才是正宗的。杨薇相当于是自学的,自己不断的摸索,那么使得她走了很多弯路。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杨薇作品

  徐春龙:我感觉她这个路子还是比较正确的。比如说宋人小品,宋代应该说是中国绘画的一个高峰。有了这个基础,完了以后再去找自己喜欢的画家。

  当年张伯驹跟我讲书画源流派别,因为他是大藏家,绘画的眼界非常高。包括吴作人也是给我讲美术史。这两位先生都是大家。

  马杰:关键在于您和张老师有师承,她这个没有师承。所以说她很难的。

  徐春龙:她纯属是在临摹路子上摸索。

  张增来:这么年轻能够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画,就已经不容易了。我们作为长辈,要帮助她提高认识。

  中国画讲究三矾九染,她画的蝴蝶染出粉的感觉了吗?我跟田世光先生学习工笔画的时候,要染10遍至20遍!否则不可能染出这种效果来,所以艺术的道路没有一点投机可言。比如陈之佛一生只画了几百张画,但是每一张画都达到至精。用最简练的语言表达最准确的内容。

  所谓如诗如画,这种境地的难度在哪?是要经过千锤百炼的。写生回来一定是要删繁就简,要总结。简之后还要有深厚的功力。苍润两字,看似简单,但是有多少人能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能达到这个高度呢?

  马杰:我们现在的教育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按照徐悲鸿的教育思路,就是每个老师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教,没有延续性与统一性,但是教的都是技法。另一部分就是今天有些老师的水平与心胸不够,认识三分还得留一份。不像高水平的老先生那样,能敞开的交给学生。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杨薇作品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张学军

  宋人小品的高度,气韵生动

  马杰:现在看杨薇的画,她的个人气息非常的浓,虽然她的风格还不够,需要多积累。我们从她的画当中,能够看到有灵魂,至少有心性的一部分。能看到生活的气息,而看不到钱。可是有很多技法非常优秀的画家,我们看到都是钱。

  张增来:艺术,不是庸俗与低级。艺术是什么?要引领这个时代发展。怎么来引领?就是思想性一定要高,否则不可能理解艺术的本质,那么画出来的东西就变成了附庸风雅。

  艺术追求什么?要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即使达不到,但是你的眼界一定要到。如果认识不到,就是把路走反了,那费的力气越多,相距于中国画的概念越远。

  徐春龙:我觉得杨薇的画很干净,首先是心性的干净,其次是笔墨上的。但是线条就跟骨骼一样,支撑着画面。现在她画的树干,看上去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东西。有骨骼才有力量,这样神采才能慢慢在画面中生成。现在只感觉到了一种气息,神韵的感觉还是少。当然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步提高,这也漫长的过程。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杨薇作品

  滕黎:刚才谈到宋人小品,那么这是什么样的标准,然后我们应该怎么样去往这个方向去走?

  张增来:打个比方说,透过树叶能够感觉到风从哪边吹过来的,蝴蝶就像真的在飞,这是宋人的画。

  马杰:就俩字,自然。

  张增来:用笔用墨都很标准,然后感觉非常的生动自然,所以这才是一个高峰。所以画画是什么?不是画形而是画神采。

  徐春龙:神采从何而来呢?首先抓形一定要准确,比如在风势中的蝴蝶这个翅膀得扇着。

  张增来:这叫应风而动,这种感觉是随着风吹过来的感觉,让我们浮想联翩。

  徐春龙:她的蝴蝶就缺乏这种迎风而动和这种势。

  滕黎:这是高标准的要求。

  马杰:真正中国画,从来都是感觉中的现实。这个蝴蝶要让人感觉它是生动的,其实可能蝴蝶从来没有这样动作,但让人感觉真的在飞。

  徐春龙:比如画蚂蚱,那个须子要往下探,它拿这往下找食呢,这个就活了。

  马杰:这就是细节的理解认识。

  张幼华:这就是需要每动一笔的时候,能不能非常充分地去思考。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杨薇作品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张学军

  意到笔不到,画外天地

  马杰:意识是空的东西,但是要通过相对实的形来表现,因为终究要有个传递的媒介。我们今天能够看到杨薇的气息,是因为通过她的形,和其他人有一些区别。但是欠缺什么?画面背后的文化。

  张增来:画画是一个意识形态的事,意到笔不到。并不是把每一笔都把它画到位,用笔的势到了,但是没有表现出来,这叫意到笔不到。

  徐春龙:比如说虚的时候一定要有想法,处理虚的地方一定要比处理实的地还得更加小心。

  马杰:画面虚,可虚子里头是有实的东西,思想内涵要有。

  张增来:这才是更高境界。

  徐春龙:画虚应该当实的一样去小心处理,能感觉到画面的布局。

  马杰:让别人感觉到它的存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从具体作品来讲,应该是作者和读者共同创造的作品。

  徐春龙:你把自己当做一观众去看它,能产生什么联想。

  马杰:观众能看到有在画面之外的东西。

  张增来:画外的天地是什么?一定有足够的留白,让观赏者有想象的空间。所以我们说留白比画画本身更重要,会不会留白就变成了一个更重要的课题。

  包括盖章,有些章是不需要的。李可染先生画画的时候,有时候画完了三月都不盖章挂在那看,看印盖在哪才合适?这章要盖上去,一定要给画增色。

  滕黎:诗书画印要结合。

  马杰:当然可能我们自己长时间摸索出一套规律,常画的图案的时候,方式的时候我们就是有规律了。

  徐春龙:书画鉴定,印章是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标准。印章还有虚实的补救,什么时候盖朱文、白文都有讲究,这些知识要丰富起来。

  马杰:这些都是对整体艺术的认识。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杨薇作品

  张增来:这种升华不是简单补满了,还要有空灵、简淡,这是很高的境界。简单之后还有深厚,所以这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徐春龙:比如说可以给自己定一个短期的目标和长期的目标。

  杨薇:其实我觉得定目标还是要在考虑一下自己综合的情况,不要一次定的太高了,让自己失望。

  马杰:徐老师的意思,是朝着一个方向去做,中国画一定要有修养。实际上任何一本书都是你的垫脚石,让你的视野更开阔。

  张增来:这叫开卷有益。杜甫写过一首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比如写生一定要选最美的枝子,最能体现树的生长规律的才行。如果单纯去写生,永远画不了画。要有敏锐的眼光,发现常人发现不了的美,这才是艺术家。

  张幼华:人家本来是大学毕业,现在让你们上研究生、博士课,有种这个感觉。

  马杰:今天杨薇的现象不是孤立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教育的失败,很多人都在自己摸索。

  张幼华:他真的需要找一个好的老师。

  张增来:如果是草本一定要把它画柔,而木本一定是坚硬的,那么坚硬的就是要产生棱角,所以我们追随的这种美是要有棱角的。

  徐春龙:大家跟你说那么多,可以先考虑一两项。比如说主干的用笔显得太零碎,还要去琢磨干的力量以及取势。"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有了这个势,虚实的问题也就解决了。这个笔墨上还要老辣,嗯,学老辣吧。

  异口同声:哈哈……

  滕黎:先苍再润,而不是一开始就这么雅。我觉得各位老师都是等于是给90后一辈的人来说这些事情,因为这是一种现象。

  马杰:我们所有的意见与见解,都是帮杨薇在调整,并不是要改变她的方向。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杨薇作品

  总结:对于前辈艺术家们的谆谆教导,90后的艺术家杨薇有什么样的感受呢?前辈艺术家又作何寄语呢?下期为您揭晓,敬请持续关注中华网书画频道(art.china.com)的《白胡椒艺术评论》!

  声明: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欢迎咨询、合作。

  电话:010-52598588转8745

  邮箱:art@bj.china.com

  QQ:540992737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中华网书画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敬请关注!

  主要嘉宾: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徐春龙(书法家,擅长书画鉴定,受教于张伯驹先生)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张增来(画家,师从孙菊生、董寿平等众多老一辈艺术家)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张幼华(资深学者原北大教授)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90后对话前辈艺术家:谁能识得“苍润”之真谛?——《白胡椒艺术评论》第五期(上)

  杨薇(90后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