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新媒体艺术到底能不能被收藏

2018-02-07 来源:云画家 浏览:391 次

  近日,今日美术馆公布了其2017年的年报,全年创收3787.69万,无疑给中国民营美术馆创作了有一个新的运营样板,在这份年报上可以看出,新媒体年度主题群展就有3个,美术馆的整体收入结构更加多元,加大了设计礼品店及门票收入,这背后是出于怎样的考量,新浪收藏与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进行了对话,为大家解读。

  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新媒体艺术到底能不能被收藏

  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

  今日未来馆7月份.ZIP的展未开始前已在社交媒体上刷了屏,开展后更大排长龙,所带来的门票收入是否会对今日美术馆的运营带来一些变化?

  高鹏:严格意义来说,这是2017年今日美术馆整体运营新增的板块,特展的门票收入是之前一直想做但不敢去触动的,总觉得北京不是一个观众习惯自掏腰包会买门票的城市,北京的观众看展览或是看戏剧可能更习惯于找朋友要票,这点与上海有别。今年我们尝试了几个展览,其中一个就是“今日未来馆”_小米.ZIP的展,这个项目的门票收入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意外,最初我们并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块,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小米做冠名赞助商,赞助金额也可以基本覆盖展览经费了。

  2017年今日美术馆的重要主题就是在探讨观众的展览体验感,“今日未来馆”是今日美术馆对未来畅想的实验性艺术项目,的项目最早是从4年前发起的,注重的是线上线下和观众体验,第一届“今日未来馆”是线上线下与观众体验一起讨论,而今年的“今日未来馆”更是专注在讨论观众现场体验,所以美术馆今年安排了很多体验性、互动性很强的展览,包括博洛尼亚插图展、英国流明展,这几个展览的门票情况都超出我们的预想之外。所以,就2017年美术馆的整体收入而言,门票收入已经占到了25%,这个方向也会影响我们2018年的运营,计划会把整个2号馆都打造成以特展为主,做4个大的特展,把1号馆变成纯学术性的展览馆,用2号馆的门票收入来供养1号馆的学术研究和展览,这是今年门票收入给美术馆运营我们带来的改变。

  国内藏家目前对新媒体艺术的认知是什么状态?

  高鹏:目前,新媒体艺术吸引了两部分藏家体系,第一种类型的藏家处在观望状,觉得新媒体不太可能被收藏,甚至觉得不具有收藏价值。另一种类型是有越来越多的投资人认为新媒体具有很强的先锋性和体验性,除了收藏限量版数的作品外,他们不是去买一件作品而是像投资人一样投一个项目,把这个项目放到各个地方巡展,像我们的未来馆。ZIP成都巡展就是由成都当地的一个地产集团投资的,他们希望一次性的投入一个项目以此可以带动他们的文化品位,可能这不能算是传统意义的收藏,但这变成了一个新的方向,这是我们以前很少遇到的。

  此外,我们看到有一些有海外留学背景的年轻藏家,他们很看好新媒体艺术,我们有一起讨论过,中国的当代艺术应该如何再往前发展,因为收藏除了古董字画之外,还有一种收藏未来的可能性,之前的当代艺术的评判体系是在西方,我们并没有参与过整个体系的开始和发生,所以很多藏家在理解装置艺术、现成品以及行为艺术的时候,会发现我们的收藏空间很小,因为我们并没有经历过整个过程,而是直接借鉴过来的,艺术家是最早参与其中的,但藏家对此并没有很强的认同感,多媒体艺术就不一样了,因为年轻的观众在接触多媒体,可能他们生下来第一个玩具就是一个ipad或者iPhone,包括年轻艺术家,他们接触这些多媒体和国外艺术家接触的时间没有差很多,所以很多年轻的从海外回来的新富阶层在看这些媒介的时候,他们会觉得这是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会非常关注艺术家想要表达的精神核心,情感是否能够和艺术家所表达的情感共通,而不会因为这个媒介不是传统收藏媒介而不去收藏它。

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新媒体艺术到底能不能被收藏

  新媒体艺术给传统的艺术品购藏观念带来了哪些改变?

  高鹏:互联网也好,多媒体也好,其实都包含一种共享的观念,它们带来的最大改变是共享经济。传统的博物馆会尽可能先把艺术品收藏到自己馆里,但多媒体不是,它没有那么在意这份情感的唯一性,它是体验性的,每个人都愿意为这份体验买单,为这份共享而买单。举两个例子,第一个,前几年限量版画在中国一直卖得不好,大家都觉得它不值钱,但在国外一直卖得很好,针对这个问题德国的一个艺术经营者表示,他觉得中国目前对艺术的理解其实有一点偏差,他举了一个LV的例子,LV象征的是一种对旅行自由的尊贵的情感认同,买不起箱子,我可能会买一个手提包,买不起手提包,我可能会买一个手机链,它所代表的是一种身份认同,情感认同。但他到了中国,他觉得盗版很多,大家不太会去追求也不想去了解这个品牌背后赋予的艺术和品牌价值是什么,觉得图案一样就可以,当你觉得图案一样的时候,艺术附加值就大打折扣了。艺术品也是这样的,比如我非常认同这个艺术品,它在表达一种死亡和悲哀,我希望和这个艺术家表达的情感发生联系,我买不起这个艺术家的原作的时候,我希望可以买他一些限量版画,因为版画但依然有艺术家的签名,这是我从情感上跟艺术家他建立起了某种联系,依然赋予了价值他的创作情感,但是之前中国的很多观众并不认同这个,这也导致了艺术家的限量签名版画在中国当时卖得并不好。但这个现象正在慢慢发生改变,现在很多收藏者对于艺术品的情感认同非常在意。比如美术馆艺术商店的有艺术家签名的小雕塑卖得特别好,大家开始对艺术本身有一个更本质,更精进的理解了,所以这是一个收藏观念的改变。

  再说更新的多媒体艺术,我们在做第一届“今日未来馆”的时候,讨论考虑过很多多媒体艺术的购藏方式并不是先设定5个版本,然后单个版本的销售,这也是之前多媒体艺术包括行为艺术没有被广泛收藏的原因,因为媒介太容易被复制拷贝,藏家的利益得不到保证。但是到今天,很多多媒体艺术可以放在网上或者手机APP上,观众可以下载体验这件作品,下载一次可能就需要1块钱甚至1毛钱,那这件多媒体艺术的价值并不在于一个版本卖给一个藏家值100万,而是有100万人每人付了1块钱下载收藏这件多媒体作品,那么这件作品就变成了值100万了,这个其实就是收藏领域里的共享经济,这也是多媒体这种媒介在今天互联网的大环境下的特性,这是一种革命性的收藏理念的变化,这种变化在今天的各行各业都可以看到,因为这种变化,作品的价值评估体系已经全部都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是我的个人想法。

  今年把3号馆也改成了艺术商店,是不是意味着2018年今日美术馆会付出更多精力在衍生品这一板块?

  高鹏:从我们这几年的年表可以看到,我们的收入结构是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因为今日美术馆是脱胎于地产背景的,民营美术馆投建背景不同,其后来发展走向也不同。地产一般都是在前一两年投资之后慢慢的美术馆就生存不下去了,因为当这个楼盘或者这个区域成熟之后,投资方一般不愿意再继续投资,今日美术馆是唯一一个十几年靠自运营活下来的馆,馆长就会越来越在意美术馆的运营模式,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一个健康的能够自立运营的美术馆,它的收入结构必须要变得多样性,若只是单一依赖藏家或企业投资的话,一旦这个部分收入没有了,这个馆就办不下去了,所以你会发现,我们会有场地展览的服务费用,有赞助商的费用,有门票收入的费用,有政府扶持的费用,有理事会员的费用,以及礼品店的费用,出版发行的费用,我们不断的在增加放大这些板块,我们希望每一个板块最后都可以在这个版图中相对均衡,当任何一笔资金出现问题的时候,这个馆都依然可持续性的发展下去。

  2017年针对青年艺术,今日做了第二届王式廓、找朋友的项目,在这个基础上,2018年有什么计划?

  高鹏:今日美术馆一直有三个方向,第一个,对学术性和当下的艺术的梳理,我们有“今日文献展”和“根茎-当代艺术家研究展”;第二个,探讨未来,具有一定的先锋性和实验性,像“今日未来馆”和各种多多媒体展览,今天大家说我做的“新”媒体可能再过几年就不叫新媒体了,所以我们要不断向前拓展;第三个,对当下青年艺术家资金和项目的扶持,有“今日王式廓奖-青年艺术家提名展”、“找朋友-青年艺术家橱窗项目”等项目。这三个方向对我们来说比重都是一样的,我希望能和当下的年轻艺术家共同成长,甚至能把他们推广成为全世界最重要的艺术家,能代表我们祖国的文化,这样的陪伴、共同成长和见证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