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界联名抵制杰夫·昆斯

2018-01-30 来源:云画家 浏览:466 次

法国文化界联名抵制杰夫·昆斯

  杰夫·昆斯(Jeff Koons),《郁金香花束》(Bouquet of Tulips, 2016)。图片:?Jeff Koons, courtesy Noirmont art production。 3D Illustration of the work in situ

  1月21日,法国众多文化名人在日报《解放报》(Libération)上联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敦促巴黎市政府停止继续将杰夫·昆斯在巴黎遭袭后赠予的巨型雕塑安放在市内的计划。

  24名艺术家、博物馆工作人员、藏家和政治家都签署了姓名,其中包括艺术家Christian Boltanski和Tania Mouraud、电影导演Olivier Assayas、前任文化部长Frédéric Mitterrand等。这封公开信特别指出昆斯的这件具有象征性的作品是十分不恰当和不民主的,以及从建筑学、传承性、艺术创作、财政和技术角度来说都令人感到震惊。

  《郁金香花束》是一件庞大的雕塑作品,描绘了一只手献上了一捧由各色气球郁金香组成的花束。他于2016年11月21日,巴黎恐怖袭击(2015年11月13日)一周年后将这件作品赠予了巴黎市,而目前作品正在一家德国工厂内制作完成。雕塑的本意是希望在2015年的恐怖袭击后,带来乐观和团结的寓意,而它的外观也有意令人想到自由女神像手中的火炬。这件雕塑计划将永久安置在巴黎著名的东京宫门前的东京广场上。

法国文化界联名抵制杰夫·昆斯

  杰夫·昆斯,《郁金香花束》,2016。图片:? Jeff Koons, courtesy Noirmont art production

  artnet新闻翻译了这份公开信,其中撰写者们呼吁这项计划应该被废除,并列举了如下几个理由。首先,也是重要的一点是这件作品的安放位置离2015年那场夺去130条生命的恐怖袭击发生的场所——法兰西体育场、Bataclan音乐厅以及附近的商业设施——都非常遥远,所以它的象征意义是非常不合适的。“作品的选择,或者说至少是作品的安放地点都和作品所指涉的恐怖袭击事件没有任何关联,如果说这个地点不是因为冷漠自私或投机主义而作出的选择,那确实令人十分震惊。“

  其次,他们提到这件作品的民主性存有很大疑问。“如果要有一件具有重要意义的作品放在一个具有特别文化和历史意义的要塞处,那我们是否应该按惯例举行一个作品递交筛选的过程,让法国艺术界的人也有机会参与?“

  接着,他们还认为从建筑和传承角度来考虑,这件高38英尺(约11.6米)、重35吨的作品在体积和视觉影响上都很不合理(雕塑将有38英尺(约11.6米)高,35吨重),而它的位置又在位于市内现代艺术博物馆东京宫的廊柱前,以及阻碍了埃菲尔铁塔的视野。

  签名者们还从艺术角度谴责了这件作品和它的作者,他们写到“他在1980年代可能是一个才华横溢、充满创造力的艺术家,但杰夫·昆斯自那以后就成了产业化的、大规模的、投机艺术的象征。“

  他们还解释说“昆斯的工作室和经纪人们都是超级奢华的各国人士,为他们提供如此重要的曝光度和认可,无疑等同于给了他们宣传或产品投放的效果。而把雕塑放在两个致力于扶植年轻艺术家和法国艺术氛围的重要文化机构间,一个游客经常光顾的地方,显然是相当错误的。

  此外,他们还认为这一计划在财政方面也并不合理。昆斯只是贡献了他的想法,而350万欧元的执行和安装费则直接落在了法国政府和纳税人,以及那些富有的资助人身上。另外,为了安装作品需要重新加固广场下方东京宫的地基,这一初步阶段工作就会迫使东京宫关闭空间一阵子,从而导致这家艺术中心的重大财政损失。

法国文化界联名抵制杰夫·昆斯

  杰夫·昆斯,《郁金香花束》,2016。图片:? Jeff Koons, courtesy Noirmont art production

  最后,签名者认为这个项目从技术角度来看也并不现实。“将35吨重的庞然大物放在东京宫的展厅里是个巨大的错误,也无法保证这么一件长期作品的安全性。“他们在信的末尾总结道,“我们非常欢迎(各位)赠予礼物,但它必须是免费、无条件且不出于任何秘密动机的。”

  artnet新闻已经联系上了负责此次作品安装决策的法国文化部,询问他们对此事的评论,现在仍在等待回复中。自从蓬皮杜中心前任主席Robert M。 Rubin在去年7月底的《Le Monde》专栏中将这件礼物称为“有毒的大酒杯“后,文化部在对昆斯颇受争议的雕塑作出评论方面一直有所顾虑。

  虽然杰夫·昆斯认为《郁金香花束》参考了拿着火炬的自由女神像的手,并希望以此来表达美法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但是许多法国艺术界人士对这个价值430万美元的“礼物“并不感冒。

  艺术家Tania Mouraud认为这件作品是一种迪士尼美学,在给artnet新闻的邮件里她写道:“最适合放置这件作品的位置应该是纽约的特朗普大楼。“

  Galeristes沙龙总监 Stéphane Corréard 表示,“将雕塑放置在东京宫门前是非常不合理的。这就像是把麦当劳叔叔的雕塑放在一个美食餐厅前面一样。“ “我认为征求受害者家属的意见也相当重要。他们是否希望有一个纪念雕塑?他们想要什么样的纪念物或者应该在哪里放置该纪念物,”Corréard写道。“最可能的回答也许是‘在事件发生的城市另外一端的美术馆前放置这个被病态的超现实主义大手里所握的巨大花束‘不过是接近零的纪念效果罢了。“

  工业设计师Matali Crasset提出了一个疑问,“如果一个向911的死难者致敬的法国艺术家提出创作一件作品,它既要由美国纳税人的税收来支付,又将被放置惠特尼美术馆或新美术馆的门前,你会作何感想?“

  以下是所有签名者名单:

  Olivier Assayas, 电影导演

  Marie-Claude Beaud, 摩纳哥新国家博物馆馆长

  Marie-Laure Bernadac, 荣誉总策展人

  Christian Bernard, Spring of September总监

  Christian Boltanski 艺术家

  NicolasBourriaud, Montpellier Contemporain总监

  Emilie Cariou, 共和前进党财政委员会副主席

  Stéphane Corréard, Galeristes沙龙总监

  Matali Crasset, 工业设计师

  Alexia Fabre, Mac/Val 首席策展人

  Estelle Francès, Francès基金会创始人

  Alexandre Gady, sites and monuments主席

  Antoine de Galbert, 藏家, 法国红屋创始人

  Catherine Grenier, 贾科梅蒂基金会总监

  Marie-Laure Jousset, 荣誉首席策展人

  Marin Karmitz, 藏家;

  Ga?lle Lauriot-Prévost, 设计师;

  Claire LeRestif, Le Crédac当代艺术中心总监;

  Gabrielle Maubrie, 画廊主,Mode d‘emploi画廊协会创立者;

  Frédéric Mitterrand, 前文化部部长

  Jean-Luc Moulène, 艺术家

  Tania Mouraud, 艺术家

  Pierre Oudart, 马赛-地中海艺术设计学院院长

  Dominique Perrault, 建筑师

  来源:ar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