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2017-12-23 来源:云画家 浏览:444 次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青如玉、明如镜、声如磬”这形容的正是龙泉青瓷,它被誉为瓷苑的一颗明珠。北京画家慕名前往,在欣赏龙泉青瓷的同时,也开始与当地的龙泉青瓷大师碰撞出了一种新的尝试。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主持人: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嘉宾(按年龄排序):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季金强(龙泉市文联副主席)

  李巧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白光

  龙泉青瓷的转变与发展

  滕黎:在G20高峰论坛上,龙泉青瓷表现得淋漓尽致,为什么没有选择青花?

  季金强:习主席跟龙泉有特殊的感情,他在浙江当过省委书记。而且他所崇尚的就是这种绿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所以说龙泉青瓷的发展是势不可挡的。

  龙泉窑除了釉色、造型,还有意境。宋代龙泉窑釉色要求很均匀,如果不均匀,证明质量不好。但是现在的审美趋向跟以前不一样了,原来烧坏的东西,到现在变成好的。比如积釉,如果能掌握好积的程度,就是最高境界。

  马杰:由兴到衰,然后再复兴,这是一种社会现象,一种经济现象,但不是艺术现象。元代的经济达到了一个高峰,出现了元青花,但是艺术的高度仍然在宋代。

  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习主席讲的弘扬中国传统这种文化是一种回归。真正中国传统文化是一个静的文化,不是一个闹的文化。什么东西是最好?越简洁。越好。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李巧强(瓷)与蔡红祥(画)作品

  龙泉青瓷与书画的碰撞

  滕黎:书画与龙泉青瓷的结合,是否也是时代的趋势呢?

  季金强:龙泉青瓷发展到现代,需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研究宋代龙泉青瓷的同时,但不能受限宋代的束缚,一定要放开思维。书画艺术,怎么跟青瓷艺术结合?这是我们所面临最大的一个课题。

  马杰:把书画融进龙泉青瓷是我的一种愿望,这是一种新时代的特征。也有在景德镇白瓷上作画的,但是那跟在白纸上画的感觉一样,不像龙泉窑以青瓷底的性格。

  季金强:景德镇白瓷除了白底更好表达以外,它的温度是低的,而龙泉青瓷的温度要高很多。

  李巧强:景德镇瓷器有两种的,一种是釉上彩,它是瓷器烧好之后再开始画画,画上去之后再烧一遍,至少800度。另一种釉下彩,跟龙泉青瓷一样也要烧到1300度。但是它的釉很薄,不会产生流动,所以画上去基本很稳定。像龙泉青瓷釉色很厚,如果温度稍微一高,釉的流动就会冲击画面。但是如果画在胎上,那么厚的釉盖上去,就感觉模模糊糊,不是那么的清爽。

  马杰:其实当代也有很多人尝试在青瓷上作画,包括毛正聪大师,但是他那种画法仍然明显感觉到工艺的成分在里面。

  季金强:所以这是专业的书画家与专门研究青瓷的大师共同合作的原因了。

  李巧强:这就是我们现在所要努力、研究的方向。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李巧强(瓷)与马杰(画)作品《落秋》

  龙泉青瓷的成品率很低

  滕黎:目前在龙泉青瓷上作画,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季金强:从美术的角度上讲,绿颜色是最挑剔的,最难搭配的。所以在上面要体现其他的色彩,这是很难突破的一个问题。而且烧制前后,釉色的变化是很大的,不容易把握。还有最重要是成品率很低!

  马杰:对,成品率确实太低了!之前我认为青瓷成本应该不高,当我见到巧强开窑的时候,小器皿扔俩倒还好,有次品率很正常。但是当我亲眼看到他把一层14件的大器皿全卒瓦(cei)了,听着那声音真是……

  季金强:不是所有的器皿上面都适合作画。我的建议是先放着,不要敲掉。

  因为人的思想会改变,现在感觉坏的,到时候可能会觉得美。而且把这么多东西敲掉,也是对环境的污染。如果把这些东西放着,这么大的规模也证明了所花的心思和心血。

  李巧强:残次品没法留,留几个还可以。不然这些年做下来,那得要多大的屋啊。

  马杰:有毛病不用留,但是跳釉特别大的,将来二次烧可能会产生新的效果。那东西留着再创作,因为审美会变。可能会有方法处理的,变成一种更美的东西。

  季金强:比如说在破掉的地方镶金边。古代的思维具有单一性,但是我们现在的思维可以有发展性。就像现代牛仔裤剪一个个洞破破烂烂的,如果放在宋代穿出来会被人家笑话。这说明这个时代的审美是在变化。

  马杰:我画画也是如此,今天可能有些东西认识不到,明天的审美会有些变化和提高。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白胡椒艺术评论》现场 摄影/白光

  青瓷绘画的审美标准

  滕黎:浙江省吴山明先生也展示了很多青瓷绘画作品,您们如何评价呢?

  马杰:因为器型、釉色的关系,每个造型的个性不一样,即使同一个造型,不同的釉色也有不同的性格。我对吴山明先生在青瓷上的绘画,个人感觉瓷是瓷,画是画。

  李巧强:主要是没融入进去。

  季金强:说句心里话,对他的东西我感觉其实是很可惜的,他的淡墨对龙泉窑很适合,但是枪法"打偏"了。如果是写意形式,可能会更容易"打准",如果写实主义,就容易偏离。

  马杰:我一直觉得龙泉青瓷的精神在于,中国传统文化虚的一种结果。

  季金强:一种意境,还有一种就是装饰效果,这两个是重点。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李巧强(瓷)与蔡红祥(画)的作品《一塘荷气》

  青瓷绘画成本极高

  马杰:虽然工业化生产的东西成本低,但是人文的精神少。而这个时候巧强大师参与进来,拿出大量的东西来提供给书画家作为尝试,这个成本是非常大的。尤其是离终点越接近,投入的越大。

  季金强:所以深思熟虑为好,我建议一方面巧强老师先锁定一两种器型,千万不能多,越多成本越高。如果一种器型做成功了,就很了不起。另外马老师可以把画的内容减到一定程度,哪几笔是最适合的,这样的话就降低成本。

  马杰:这点我跟巧强谈过,我非常认同,因为他的器型那么多。因为每个器型的性格都不同,对待的方式也不一样。

  季金强:如果这时候有一种器型尝试成功了,那还要记住放在窑里是哪一个位置,温度是多少?当时的气温是多少,甚至是每个季节都不一样的,需要锁定这个历史资料。

  有一个东西做好,这个位置就占领了,位置占领了以后这个市场也就占领了。虽然龙泉青瓷在国外展览过,但是为什么在国际市场趋同于零?因为如同打仗一样打一枪换一炮,什么也没守住。应该贯彻毛泽东思想,打一个地方建立一个革命根据地。

  李巧强:没能让它继续去宣传。

  季金强:龙泉青瓷宣传到哪里,根据地就建在哪里,营销点就在哪里,联系网络就在哪里。那这样的话,这个市场才被占领。

  马杰:同时流动性大了,也妨碍人们对龙泉青瓷艺术这种认识。

  季金强:我们创作也一样,到最后就是越集中越好。现在还没有达到一种要一百个品种的阶段。比如你做100个瓷器,一共有100个样品;跟一种器型做100个……

  李巧强:那就是两回事。

  季金强:同一个器形做100个,可能一下子就卖掉99个了。但是如果你做了100个品种,可能1个都卖不掉,原因在哪里?因为100个同样的东西可能做到位了,人家就会买。但是做100个样品在这里每一个都不到位,所以没人买。

  这个时期做青瓷,千万不能人家有的我也有,人家没的我也有。观念要换过来,现在就要攻破一点,然后这一点人家攻破不过来,你就能站起来。

  李巧强:我现在也在尽量让人家就是说,看见这边的东西就知道是我的东西。

  季金强:一辈子有一件代表性的东西就够了。

  马杰:实际上还是一种精神的体现。

  季金强:把东西做到一种极限,形成自己的风格。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李巧强(瓷)与马杰(画)作品

  声明: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欢迎咨询、合作。

  电话:010-52598588转8745

  邮箱:art@bj.china.com

  QQ:540992737

  嘉宾介绍: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滕黎(中华网书画频道主编)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马杰(广凌阁书画院副院长,师从崔森茂先生)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季金强(龙泉市文联副主席)

龙泉青瓷与书画碰撞,新时代的“枪法”——《白胡椒艺术评论》第四期

  李巧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