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力:坎坷铸就凌云志 笔墨丹青报春晖

2015-04-13 来源:沈力 浏览:3670 次

沈力:坎坷铸就凌云志 笔墨丹青报春晖

章 飙

  沈力先生是一位自学成才的中国书画家。抗日战争胜利的1945年出生在宣纸之乡——泾县。父亲沈澄是20世纪30年代毕业于刘海粟先生创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并留校任教,担任中学美术、国文教员,因热爱祖国,将其子取名沈力。(胜利之谐音)

  沈力的祖辈其实是北宋名臣包拯的后代,其父是清光绪年间随作为工匠的爷爷从安徽肥东逃荒至江南泾县落户的,因无力扶养三个儿子,将当时名为包静的儿子送给沈姓的一名老中医作养子,改名沈澄,并培养成就了他父亲的学业。

  小沈力在这种相对富裕的家庭中诞生,长大,从小耳濡目染,因此种下了酷爱书画的种子,也初步奠定了循序渐进的学习书画艺术的基础。

  “天有不测风云”,1957年,沈力刚刚小学毕业,父母双双被划为“右派”,父亲还戴上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少年沈力深受牵连,连续两次被剥夺了考上中学和艺校的入学机会,从此辍学在家。为了生活,12岁的小沈力学过篾匠,干过织布,当过小贩,上山砍柴,下地种菜,渔樵耕读,无一不做。日子虽然清贫,心灵更苦涩,但却锤炼了坚强的意志,刻苦的毅力和百折不回的恒心,每每抛掉一天的劳累,还坚持每晚向父亲学习传统文化诗书画,坚持素描和写生的练习,积累起较强的绘画功底和造型能力。这一段刻骨铭心的人生阅历也造就了沈力的“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豁达开朗的人生观。

  沈力是幸运的,随着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经过“文革”的洗礼,青年的沈力又进入了人生的另一个重要阶段,更能集中精神在诗书画的领域中探索和追求。此时,他的绘画技艺已在当地小有名气,被推为泾县书画协会首任会长和一家宣纸厂厂长,并熟练掌握了解宣纸的制作工艺和习性,更有机会长袖当舞,拜萧龙士、张贞一、黄叶村、杨建矦诸画家为师,耳提面授,使沈力的书画创作迈入了一个更高的艺术境界。

  沈力的绘画艺术表现力是全面的,诗书画,传统技艺,无一不精;人物、山水、花鸟、翎毛,无所不能。他深谙唐王维“夫画道之中,水墨为上,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的中国画传统精髓,较早地实践了以书入画,中锋运笔的绘画真谛,在花鸟画创作中尤为突出,在这一领域中的探索可圈可点!他的诸多作品中曾有黄筌的严谨,青藤的落拓,八大的冷傲,虚谷的寒峭,板桥的潇洒的痕迹,但却是脱尽了前人的窠臼,形成了自己清劲遒健,灵动奇逸,融会贯通,耐人品读的面貌。传统的梅兰竹菊,芙蓉牡丹、松蕉荷芍……都呈现出欣欣向荣,勃勃生机;雁雀鸡鸽鱼蜍,动态多姿,盎然生趣,在笔墨传统,艺术精神,时代风尚诸方面都呈现出新时代中国画转型过程中的多样化面貌,这是难能可贵的。

  我曾见过他诸多的黄山及其他景物的采风、写生,结构严谨,线条组织自然流畅,经营位置松散有度。因为如此,他的山水画,也就从师造化中脱颖而出。在这些作品中,他熟练掌握了用笔的轻重,徐疾,顿挫,转折;用墨的桔湿,浓淡,点线面组织的疏密,聚散,对比,均衡,以及通过这些技法来营造画面的气韵,从而达到了把自然融化到情感之中,如水中花,镜中月,无迹可寻,超以物外的艺术境界!延续了黄山画派代表人物梅清的传统写意画的文脉,这也是安徽美术界“近水楼台”,“得天独厚”的绘画传承之正道,值得宏扬!

  沈力先生的作品之所以能成为安徽文化深厚土壤中勃发而出的充满爱心的新生命载体;由天地中流淌出来的人性至善至美的图像与轨迹,是与他深厚的文化国学基础分不开的。几十年在文化艺术领域中的晴耕雨读,成就了他“胸中物象情生意,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崇意境。每每历经坎坷,踏遍青山,饱尝人间冷暖,都会有感而发,几十年积累了百多篇诗词歌赋,成了安徽书画界的一朵奇葩!诗画同源,共逐共进,似乎让他的作品又进了一个“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心随笔运,取象不惑”“无意于佳乃佳”的艺术理想之境,可喜可贺!现摘其词一首,以作本文结尾。

  冬夏春秋、几多年月、读书灯下埋头。

  昼冷衫灰破、冻涕横流。

  人又饥荒病苦、多少事、一说心揪。

  亡亲妹、师朋塚丘、夜雨风飕。

  丢丢、百悲去也、真笔墨丹青、一画根留。

  绿水春山近、登上高楼。

  听长江东流唱、归大海、红日云浮。

  回乡土、多添画书、永久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