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韩学志 :学贵心悟 志其大得

2015-03-10 来源:韩学志 浏览:4305 次

画家韩学志 :学贵心悟  志其大得

    赵玉敏(原安徽日报资深主任编辑

  中华文化,传统的延续性充满生机,时跨古今,构成了人们的文化心理结构和社会生活环境。这种在历史的长河中,传统呈动态延续的特征,在中国画领域表现得尤为显著。韩学志的写意花鸟画,给予人们的观感,是在传统路子上的潜心探求和纵深开掘。他30余年来恪守师学,严谨治艺,变化出新,时有佳作。

  画家作画,是一种社会实践活动。既是实践,就得遵循客观规律,不好胡来。看韩学志的画,不难从中领悟到他遵循中国传统审美观念,作品提供的内函丰富,表意深远;其讲求神韵和气势,讲求和谐和意境的用心,透露出他对写意的精义体会良深。他的作品以笔法为主导,充分发挥墨法的功能,既能特别注重大结构、大线条、大墨色的安排,又能精心使用圆厚凝重的中锋线条,去描绘事物形体和展示韵律节奏。这是他的作品所以很耐看、很抢眼、很能抖起精神来的诀要。

  韩学志的画作,明眼人不难看出,他从李苦禅生活那里吸收的营养最多。这大概是由于七十年代他有幸同苦禅老朝夕相处,聆听教诲的那段画缘了。但学志又不囿于一门一派,一家一法,而是以发展、开放的眼光看待传统,继承传统,从传统的笔墨结构中,发现真善美的精髓,领悟画理画法的精要。近年来,他以现代人的观念和技法入画,在表现画面的光色感觉和物象质感上多有开拓。他长于画鹰、画猴、画家禽、画水鸟,其形象的饱满、生动,常使人能联想到戏曲舞台上人物的亮相,那很美的姿态,静中有动,有延伸感。他用画笔抓取物象欲动未动的关要时刻,使之定格于画面的本领,令人叹服。《浴雪》一画,以意境动人,对冰天雪地的大片水墨渲染和留白处理,表现了鸟与环境的特定依存关系,在静谧中透出些苍茫的野趣,于和谐中显示出闲适的情调。《远瞩》一画,则以笔墨取胜,绘黑白两鹰栖于松间,画材极简,画味极浓,这得力于作者掌握了用线的真本领。以线造型是中国画传统绘画的生命,有见地欣赏者在观看一幅中国画时,大概总是首先去看画中之线的,因为从一根线条的质量,基本上可以断言其作品是否出自一个优秀画家之手。长期的笔墨生活,学志对此有较透彻的感语。他认为,中国传统给画尚意趣、重抒写的物点,在画家手下,就是“本于立意,归于用笔”了。那意思是,从表达感情出发,讲究笔墨形势,张扬作品气象。

韩学志不妒同道,也不诋毁他人,只是平心静气地工作,读书、作画,正如苦禅先生生前所评:“学志人品好,诚实谦和,成心攻艺艺必成,”正是这种心境的折射,在他的画里蕴含着一种悠然、温馨的人情味和中和、内省的审美观,正基于此,他的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和省内外大型展览,诸多作品获奖、发表,并被海外人士收藏,艺术经历也被收入多种版本的辞书中,面对历史悠久、传统丰厚、画派繁多、名家林立的中国画坛,韩学志心里明白,中国花鸟画艺术成就极高,因此承变也极难,其创作取向无论是横向拓展还是纵深开掘,都需要画家要有很深的基本功和很厚的学识修养。我赞同他的见解。也许是由于绘画作品本身其社会功能的不断强化,也许是历史评论家对绘画的一系列理论规范,对古人不过是遣兴寄情、聊以自娱,退者为之的书画,对今天的画家来说,可不是那么轻松自如了。有感于此,我对韩学志等一大批中年画家的不懈努力十分佩服。(作者为安徽省直书画协会副主席,原安徽日报资深主任编辑,本文原载《安徽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