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境恬雅,生趣盎然

2015-01-29 来源:朱秀坤 浏览:3211 次

画境恬雅,生趣盎然

               

蒋采蘋:(中央美院教授、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副会长)

朱秀坤的画,工整精到,特别是传统技法的运用熟而能化。如《白梅山雀图》画面空间“留白”、枝干穿插、肌理的处理恰到好处。

牛克诚:(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画家、美术评论家)

朱秀坤的工笔画工细雅致,当属北方画派,可谓之得到俞致贞先生画艺的真传;又吸收了陈之佛南方画派的精华,又谓之南北画风的融合。

沈鹏:(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

秀坤同志的画有紧实的造型功底,多年前的《铜尊牡丹》足以显示。通过博古的凝重、花卉的美艳,通过直线与弧线、坚硬与柔软、浓艳与清淡、单纯与繁富、收敛与放射诸种因素对比。创造出古老传统与青春活力相融合的美。显示了经过严格专业训练画家具有非同一般的审美素质与处理能力,秀坤的工笔重彩,一幅又一幅的匠心安排,花叶偃仰向背,禽鸟的飞鸣啄食,都经过一番认真细致的观察安排。

 

陈传席:(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著名书画评论家)

  秀坤原来学的北方派的工笔画法,这里又吸收了南方的画派的技法。他的画实际上有北方之雄而又具南方之秀了。秀坤不满足自己,要加强自己的风格,除保留传统画风外,再加画背景肌理,他的试验得到成功,画面更加丰富。而且,作品一出就显得和陈之佛、俞致贞等不同。

  秀坤继续探索,他又把光和影引进工笔画中去,于是他的工笔花鸟,不但花鸟本身细腻真实,而且花鸟和环境之间的空间感觉也特别真实,他创作的《凌宵》一画显得特别成功。他从西洋画中得到启示,去用中国画法去完成,表现的仍是中国画的风格,但却是画史上从来没有的风格。秀坤矢志不渝、学业有勤、功庸弗怠、驰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前程无量,正不可预料也。

 

江冉:(原名贾德江,北京工艺美术出版社总编辑、评论家)

  朱秀坤无意于固守传统,无意于自我表现,无意于某种成熟的技巧和法度去造就所谓风格。他是以真诚自然的心态陶冶在笔下的花鸟天地之中,听任情感和创作欲望的驱动,让自己的才华灵感和表现技法在画面上自然融合,达成作品的统一。他善于运用独特的手段制造各种各样的肌理,肌理的抽象性和不确定性产生了微妙且动人的种种“天趣”,仿佛弹拨着林间小曲,清趣的河塘、绽开的梨花、双飞的情鸟、纷飞的蜂蝶……此景此情,乡音缭绕,爽心怡神。

 

沈培新:(原安徽省文联主席、安徽省委宣传副部长)

  虽然他描绘的是人们常见的牡丹、荷花、石榴、游鱼蜻蜓、仙鹤,但是意境不同,给人一美景,给人以春光,给人以力量,“情绪饱和,构图新颖,色彩明艳风格多变,清新甜美,生气盎然”,达到了新的技法和风格。在他的作品中,不仅是工笔,他的写意鸟画得也很好。因为有扎实的工笔造型功底,画起“写意”来就得心应手了。能工能写,难能可贵也。

 

王永敬(著名画家、美术评论家)

  说到他的作品的雅俗共赏,使我想起最初的印象。朱秀坤先生出生于盛产梨子的砀山县,是淮北人。笔者十几年前认识他时,曾纳闷,一个北方的汉子,不知天天是如何耐得寂寞,一钩几染去画工笔画的。待到后来见到他更多作品后,才知道他在花鸟写意画创作上也是十分丰收。如他笔下的梅花,火热奔放,呈现粗犷的用笔性格。红梅,画得热烈;白梅如《散作乾坤万里春》,可谓是清气满乾坤,高洁气派。他笔下的荷花、水仙、游鱼、紫藤、葫芦等等,更是有手到擒来的洒脱,有文人画的雅致情趣。

 

沈明:  (著名作家、美术评论家)

  人们赏梅、赞梅、吟梅,将梅、兰、竹、菊誉为“四君子”。我拜读了朱秀坤先生的“梅兰三弄”后,真是耳目一新。借用行家一句话:“画中流韵、梅中有味”。

  观朱秀坤先生笔下的“红梅”是——花红蕊艳,雍容华贵;“雪梅”是——傲雪凌霜、含美挺立;“黄梅”是——钟灵恬雅、清新、秀逸……

  朱秀坤先生之所以偏爱梅花,因为在万花丛中,各色花卉虽然绚丽多彩,但确略显“浅薄”,无法赋予一些深刻的思想内涵。而只有梅花,因其开放的特殊性,可以给人们无穷无尽的遐想,易抒情怀,令人坚强!这就形成了他精神属性和生命构成的“梅花情结”。

  朱秀坤先生的梅花作品确属“有思想、有品位、有境界”的“高格”。画梅手法简洁、凝练,用笔张驰自如。在“惜墨如金”和“泼墨如水”之间,其绘画技法和节奏的把握,已达到信手拈来、挥毫自如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