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长江之子艺术人生

2015-01-23 来源:唐启刚 浏览:2799 次

试析长江之子艺术人生

赵 颖

  “一个真正的殉道者必能成大器也”,这是古时一个伟大的哲人说过的一句话,而我在这里用在,视艺术为生命的长江三峡地区人文、地理,专业、专题画家长江之子__启刚先生身上,余以为再贴切不过了.。启刚先生1964年生于湖南武冈。自幼酷爱书画艺术,早期毕业于湖北宜昌美术专科学校,后深造于陕西西安书学院。从艺三十多个春秋,转益多师,但始终坚持以长江三峡天然画廊,为书画创作基地。坚持遵循艺术来源于生活的真理,早在上世纪的1987年,就把书画工作室毅然设在来往于长江天险,三峡江段的游轮上。也从此开始了笔歌三峡,墨咏长江的人生之旅。现已连读了24个春秋,他的这种对书画艺术事业执着、顽强的敬业精神,常被来三峡旅游观光的游人了解后所叹服。叹服他的毅力,叹服他具有这种特殊的从艺历程。做为一个专业画家是不多见的!

  做为一个专业画家来说,因他是深入长江三峡实地写生、创作持续年代最长,对长江三峡地区人文、地理、历史等熟悉程度最高,并且多年坚持只画长江三峡风光的特殊从艺历程,而被有关专业媒体以“长江三峡第一人___长江之子”进行专题采访报道。叹曰:“他实是一个真正的为艺而殉艺道者。一个最具实力的学院派加苦学派具特殊从艺历程的山水画家。

  读启刚先生画作,凡是到过三峡的人,读后必定会有极强的亲和力和真情实感。但又说不出是哪个具体位置。这不能不说是长江之子把长江三峡自然风光吃透后的艺术升华。启刚先生对长江三峡熟悉程度,能达到特别是原始三峡风光,连晩上睡在床上都能知,游轮到什么具体位置来了,真让人惊讶和不可思议。原来他是凭借游轮航行的时间、速度和水把船身撞击声音来判断游轮位置,因长江三峡每个峡谷、险滩水势都不一样,撞击船身而发出的声音有所不同。白天那就更不用说了,一眼望出就能叫得出游轮所在的具体位置,叫什么具体地名。礁石的海拔高程多少等。如此之熟悉程度,这不能不说这是长江之子创作长江三峡风光绝对优势。无人能比、无人可比的一个特殊的专业山水画家。一般的画家一生最多来走几次、几十次。而启刚先生到目前为止己连续坚持走了二十四个年头了。二十罒个春秋,二十罒个年华,这叫人不敢相信,更不敢想象,但这是长江之子风雨历程走过来铁的事实。

  二十四个春秋,启刚先生创作完成了大量长江三峡原始风光代表性作品,特别是长江三峡的<<瞿塘雄姿>>、<<三峡纤魂>>、<<孔明古碑>>、<<无夺古桥>>、<<三峡古栈道>>等作品都已成历史画卷。由于三峡工程的修建,这些都是景物不再,暂暂在人们记忆中消逝了,现只能在长江之子启刚先生笔下展现和永存。许多历史性题材作品,都被来三峡旅游观光的有识之士购藏了。启刚先生常说“做为一个画家,要有社会和历史责任的高度感。既然画三峡题材,在历史性转折的今天,要站在时代前列,肩负起一个做画家的使命感。把三峡人们与大自然拚搏顽强的大旡畏精神代代传承下去。要为三峡立碑,为三峡立传。,这正是泱泱大中华的不屈不挠民族精神"。

  启刚先生的画作,风格追求古雅厚重,笔墨力求泼辣爽劲一路。在用笔上大刀阔斧,挥洒自如。线条张力十足,气韵而自然生动。因他是一个在书法、篆刻领域也用功颇勤的多能型画家,他深知中国书、画、篆刻等姐妹艺术同源,主要在用笔上和构成上,要见功力,必须苦练书法。使笔传神,才能气韵生动。长江之子画作极见书写性,在点线刻画上可见一斑,再看启刚先生的题款多是自作诗、词。或是有感而发,或是酝酿已久的内容,恰到好处地题在关键位置,起到画靣布局、构成整体美的作用。再加上书法本身的美,更增添了启刚先生画作的文化内涵和作品深度,这是一个中国画家非常可贵的一面旗帜。

  启刚先生根据多年创作经验,云法、水法、山石皴法能独出一家,自成一派。长江三峡的地质、地貌三个峡谷河床各有特征。古人有瞿塘雄、巫峡秀,西陵险奇的概括。启刚先生在创作手法上,在原传统几十种山石皴法的基础上,自巳又创立了几十种山石皴法。特别是神奇秀丽的巫峡风光,最精彩的要算山体脚下落出水面的部分,原始三峡由于毎年的水涨水落,水上大约有几十米高的部分是不长草木的,只见裸露在外千奇百态,圈圈点点的山石,重重叠叠,纵横交错。真是巧夺天工、美妙绝伦。这是长江之子最喜爱表现的题材之一,他釆用点皴积墨法。把长江三峡峡谷的石质、石纹刻画得古雅厚重、天然质朴,有一种触手可摸的质感、质感,极富视觉冲击力。用中国画水墨表现难度是相当大的,而启刚先生根据多年创作的经验,采用多种手法,把长江三峡最有代表性的峡谷画法表现的如此精到,可见他驾驭笔墨的能力,可谓吐纳自如、胸有成竹。这不能不说,这是长江之子——启刚先生对中国山水画的峡谷画法,又一突破和值得大家学习和借鉴的探索成果。

  启刚先生曾告诉我,他在创作中最不愿意重复自巳,更不愿意重复别人的画者。其一技法一旦掌握,下一幅作品绝对不会重复此手法,哪怕下幅创作失败了。这都是一种进步。这是一个画家极难做得到的。所以我在此深信,长江之子——启刚先生他的创作理念和殉艺道的执着精神,与众不同的作画和做人风格。会在书画领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他还年轻,正是他人生黄金时代,四十多岁做为一个专业画家而言,以后的路还漫长。我更相信,就凭他的艺术探索精神、执着顽强的毅力,再加他特殊的从艺历程以及不屈不挠的敬业精神,一定会创作出更多无愧于三峡、无愧于时代的好作品!

———— 小颖2010年于中央美术学院南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