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大家评说刘筱元

2015-01-13 来源:刘筱元 浏览:3501 次

      方增先(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画院院长、著名中国画家、美术教育家)
  筱元的西藏牧民头像画得大气,用笔用墨无所顾忌十分大胆,而且造形准确生动。我特别喜欢其中那些夸张、简洁的形式,比生活高,体现了画家主观审美意识的追求,很有德国表现主义的味道。筱元已经找到了自己独特的表现语言了,就这样画下去,抓大创作,一定能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样式来。

       王 涛(中国美协理事、原安徽省书画院院长、著名中国画家)
  在筱元的身上有一种可贵的东西,那就是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的痴情。

       刘继潮(原安徽大学艺术学院院长、著名中国画家、美术理论家)
  筱元的艺术鉴赏力很高。近来读到他的几篇随笔和评论,更加深了多年对他的这一印象。鉴赏力的高低、雅俗,决定于人的先天禀赋和后天修养,筱元两方面都不同凡响。作为一位画家眼界高其境界的追求也就自然而然的高了。多年来的速写功底锤练出坚实的造型基础,加之,深厚的生活积累,对中国画笔墨的经年体悟,筱元近年创作的人物画,扑面而来的一股大气,令人为之一振,神清气爽。

 
      
华君武(著名漫画家)
  筱元的线描作品有较深厚的工夫,这是他内学传统,外师造化的结果。他的线描流畅、潇洒、灵气十足,如拙一点会更好。

      朱修立(著名中国画家)
  从作品上看得出筱元是用激情作画的,藏民水墨头像画得很豪放,筱元的画风应该从这儿生发开去。

       李奇茂(中国孔子学会理事长、台湾国立艺术学院教授、著名中国画家)
  刘筱元至今还痴迷速写,涉猎人物、山水、花鸟、走兽。他造形功夫深厚,表现有灵气,这是难能可贵的。生活和素材照片仅仅是画家的眼中之竹,刘筱元通过速写的提炼将其上升为胸中之竹。他坐公交车看电视也不忘画速写,很勤奋也很用心,速写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中国写意人物画非熟能生巧不可。筱元的作品造形扎实、笔墨潇洒、形态灵动、意趣十足,这是他几十年速写修炼的结果,因此他笔下的画中之竹才是不同凡响的。

      周韶华(著名中国画家、气势派山水画开派人)
  筱元的画情趣十足,用笔用墨用色造形都很有趣味。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他的重写是出自深厚的速写工夫。他的作品生活气息强,特别是色彩的大胆运用使画面清新靓丽有时代感,有新意,体现了强烈的个性追求。他笔下的藏民水墨头像大气粗犷,然不失细微的精神;反映云贵少数民族生活的小品则轻快巧雅,可见筱元的表现手法是宽泛的,有艺术追求的。

      章 飚(安徽省文联副主席、原安徽省美协主席)
  看了刘筱元的中国画人物画令我耳目一新,非常激动。他的画造型非常扎实,用笔非常奔放,用墨非常滋润。他把中国画的传统,中国画的笔墨和墨分五色等用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他的人物画不但在我省中国画界别具一格,而且完全可以和全国一些人物画大家相媲美。我们为安徽有这样一位很有才华的中国画家而感到高兴。我相信通过他的画展,他的努力,他的东西完全可以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为中国画在世界的宣传做出贡献。

      
程十发(已故著名中国画家、原上海中国学院院长)
  筱元很勤奋,速写画得好,生活气息强,特别是那幅《渔家女》很传神。速写不能以画准为满足,要有艺术的夸张,要比生活更高、更精采。石涛所说“搜尽奇峰打草搞”,这“奇”是自然之奇,也是画家的奇思妙想。

      鲍加(原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安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刘筱元在中国画作品中能心手相应地表现出美的形象和神韵,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画速写积淀起来的。画速写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成了他创作的重要途径,也成了他磨炼纯熟的艺术技巧和不断突破自我的手段。我始终认为刘筱元是位有才气的画家。我也十分欣赏他说过的一句话:世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扼杀自由的思想和执着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