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雪郁:碧池清浅处,蕴出大气象

2015-01-03 来源:丁雪郁 浏览:3547 次

      中国文化中,鱼是最具象征性的一个自然符号,延展出极多的文化意味。鱼的图式,远古至今,绵延了万干年。人无论在何时看见鱼儿都是欢悦的,于是有了庄子知鱼之乐的思辨。

      好的画家从来都是敏于物象的,因此会比常人有更多的感悟,“鯈鱼出游之从容”,乃至于发乎心性地去描绘抒怀。若说宋人游鱼戏藻图留住了彼时的一畦春水,那八大的痩鲤孤鲋写出的就是冷意遁世的寂寥;清癯的虚谷勾勒的团团小鲫,倒不如白石翁信手拈来的鱼虾来得烟火气十足,往后汪亚尘的传神、吴作人的简练,画鱼已然成了善绘者的别样滋昧。

      画家丁雪郁先生,徽州百代文风熏陶出的一位善绘者,花鸟虫鱼皆是其笔下情趣。尤以鱼画为著,观之者欣欣然。得益于多年虔诚研习的传统笔墨,又幸运地受到了名家的提点,于是画家得以化出古今。但观他的笔下游鱼汕汕,水草葱葱,鲜亮的色调没有刻意点染的繁复,浓淡明暗的对比衬出了静水无波的清洌。落墨处水润华滋,勾勒间具象意赅。《金玉满堂》 是画家笔下乐此不疲的表现主题,群群朱红色的金鱼游聚水藻莲叶间,金红与青绿相遇,绿便青葱欲晕,红便如火如霞,最简单的对比关系在画家笔下被演绎得出神入化,这靠的是一种感悟。再看那《农家乐》,雨后的春笋配着新采的豆荚、落架的番茄,这碗菜蔬可以不见油荤而美味非常……画家大都爱画生活,能画出野趣情趣烟火气却是难得,丁雪郁先生对此算是驾轻就熟了的。

      若是以画识人,丁先生谦谦如街坊大伯,平曰里款款行于市,庭院屋廊、花台池圃的细小景致借着纸笔,铺陈出四季更迭的大气万象。有人说,丁先生爱画小画,少见大作品,其实画作是不在大的,载的住大气象才是王道。

      丁雪郁先生擅于小画中蕴四时变幻的天机,看那水藻间聚散依依的鱼儿,悠游自得、与世无争,不正是画家以出世心行入世事的映照么?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丁先生的绘画艺术,会像池中的鱼儿,终有一日幻化成北冥之鲲,而其迹不知几千里乎!

本文作者 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