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虚空六十四象

纵横·虚空六十四象

  展览开幕:2018年8月4日(周六)16:00 ~ 19:00

  出 品 人:Shun

  策 展 人:罗茜

  学术主持:小仓正史

  支持机构:澐极当代艺术档案文献馆

  邢罡的宇宙剧场:纵横&虚空六十四象

  罗茜(策展人、澐极当代艺术档案文献馆执行馆长)

  宇宙剧场,纵横乾坤;经者纵,纬者横,缩观地球格物之法。虚空能量,取之于浩瀚宇宙,显爲六十四象,变化莫测;却又遁循其法,有法中无法,无法中亦有法。易经也谈及六十四卦,实亦源于宇宙之六十四种变化,这些变化并非呈现的六十四种图形,而是六十四种变化之中的无尽变化,即六十四象。(此处“象”译爲changing)。

  邢罡的“宇宙剧场”系列是一个庞大的艺术项目,早期的《氤氲·宇宙的灵光》(2002~2004)、《虚象》(2004~2010)、《灵光-天际对话》(2011~2012)、《宇宙剧场:尝试与天际对话》(2012)、《宇宙剧场:须弥山》(2012~2013)、《宇宙剧场:天圆地方》(2012~2015),十七年来的不同阶段、不同心境对于‘天际对话’的思考从未停止,宏观格局、顿悟而感的艺术探索曆程,让我们看到了艺术家清晰的成长轨迹。 第57届威尼斯双年展欧洲国家馆的邢罡个展《地球书简:元生命研究》也是东方文明的宇宙观,大型装置以“天圆地方”的“场”呈现在百年威尼斯的世界学术殿堂。欧洲学术界从来不会用正眼看东方人搞西方话语权的艺术;这种绝对东方话语权的强大气场之作,反而让他们心灵爲之震撼。

  宇宙剧场系列之《纵横》、《虚空六十四象》,源于艺术家心中之宇宙,物本呈现爲“剧场”;此剧场之‘象’可隐可显、尺寸可大可小,缘于观者的心之格局共悟。当代艺术(后现代艺术之后)的普世价值之思已然苍白无力,新阶段探索的意义在于否定后现代艺术部分呈现出的过度自我性、随意性、幼稚思维、泼皮文化、暴力身体语言等诸多表达形式;逐步向新的方向探索更大格局中存在的可能性,发掘当下文化脉络中N多种萌芽成长的可能。邢罡的宇宙剧场系列,所表达的“象”不仅仅是从装置或者绘画呈现的层面,更不是“抽象艺术”范畴,无法使用旧有艺术逻辑评判标淮去淮确感知;艺术家谈到他的创作是在构建一个“场”,一个真实存在的能量场、却又以非“形式主义”的方式存在,观者和艺术家在这个“场”中以心灵感应的方式“互动”、“交流”、“碰撞”、“共鸣”、“传递”以及无限的思维可能…

  虚空,宇宙中承载一切粒子的空间。虚空和粒子构成世界,是宇宙最主要的组成部分。虚空具有无处不在,无所不包的特征。虚空能量是无穷大且视觉不可见的存在,在这里或许只有依靠直觉才能感应。这也是未来的艺术探索,逐步超越现实互动层面,向直觉的心灵感应的高级阶段发展。邢罡自幼依靠直觉观察事物本质,用直觉来感应和判断决策言行,他早期开始以艺术的方式研究“宇宙剧场的天际对话”,也是直觉感应的産物。《易经》的六十四卦,反应六十四种不同的事物、情景、现象、特定环境下的人生哲理、以及大自然的运转概率,是典型的东方风土学的精髓。这也暗寓了虚空能量充斥于现实的无尽存在。

  宇宙剧场系列探索的《纵横&虚空六十四象》展现出了更爲纯粹的学术追求。童年时期的邢罡在师父的严厉要求下,每日悬肘用毛笔把贴在牆上的宣纸画满横竖,意在规范孩童的焦躁心态,培养持之以恒的毅力以及对笔法的把控力。在最纯真、最有想象力、对世界最充满新鲜感的年纪被要求重複做一个枯燥且机械的动作,这对孩子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就这样,日複日,年複年地重複,在艺术家幼小的心灵世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传移摹写、经营位置、下笔有神…这些是科班水墨画科必不可少的苦修;青少年时期的邢罡在严师的不倦苛教下,早已掌握了精髓。艺术家后来并没有继续走传统的水墨画道路,而是将传统作爲自己源源不断的养料,在当代艺术的国际学术语境中探索。也恰恰是儿时的烙印,经曆了一次顿悟,悟到东方文明的本真精髓,竟然是5岁开始画的“横”“竖”;纵横乾坤,经者纵,纬者横,缩观宇宙格物之法;天圆地方,南北合爲纵,东西合爲横,乃廓四方。

  《宇宙剧场:纵横&虚空六十四象》系列作品在亚麻布上完成,布面自身即是由经纬线织造而成,这又从形式上暗合了“纵横”;水墨是东方特有文明遗産,极致的‘黑’与‘白’,也是大道至简的终极审美。艺术发展到现在的多元思维时代,载体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够最直抒胸臆的表达,即是最适合的创作方法论。艺术家说,艺术最重要的其实是心灵能否感应到那种真实的“存在”。 《元· 残余物》探索时期(2013-2015),邢罡以宣纸作爲物本存在的创作,透析了纸作爲宇宙粒子存在于虚空的无限维度之中,那个时期的创作,将宣纸的运用达到了颠覆极致的层面(注:参考「邢罡:元·残余物-无限维度」),所以他说,现阶段很难再以宣纸爲媒介的层面超越自我。

  每一个观者都不仅仅是观者,波伊斯说,人人都是艺术家。我的理解是,期待每个人可以以艺术的思维和视角,感知艺术在人类精神范畴内的巨大能量和影响力。自闭症儿童可以因爲艺术的抒发和述说,逐步自愈;精神受到创伤的病人会因爲鉴赏和感悟艺术背后的精神存在而释怀;艺术可以警示人类的言行,可以在灵魂层面让很多有慧根的人心灵碰撞。欣赏一部高潮起伏、牵动人心的《费加罗的婚礼》,需要了解18世纪后半叶法国的现实生活,去体会角色的生活环境,去了解作曲家莫扎特的经曆和思想;一首拉赫马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也需去体会坚毅的俄罗斯精神和强大的生命力,感悟作曲家本人的人格魅力。所有的艺术形式,都是带我们走进一种艺术思维和艺术语境的领路人。

  感悟颇多,但言语凌乱,不知所云,抬头又见作品,云卷云舒:‘纵横’虽简,意抒天下驰骋,无限恒远。

 

标签:上海展览

相关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