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力形式:刘水洋作品展

社会力形式:刘水洋作品展

  开幕时间: 2018年7月14日 16:00

  展览地点: 宋庄当代艺术文献馆二、三层展厅

  策展人: 吴鸿

  策展助理: 李晓婷 肖锋 申振夏 马建 姜鑫 杨青 刘继敏

  社会力:决定形式结构的另一种存在

  吴鸿

  克里斯托弗·威廉姆斯在《形式起源》一书中指出,世间万物的形式,不管是人造物还是自然物,小至细胞的结构,大至山川、海岸的形状,及至动物和植物的生长逻辑,无不是地球重力和各种自然应力共同作用的结果。威廉姆斯进而又指出,与结构相关的自然应力共有五种,分别是压力、张力、扭转、剪力和弯曲。“结构是在最适合预期用途的形式内以最佳方式配置元素,使用最适于承受预期应力的材料,以最少材料达成最大强度的方法”。

  除去这些自然力之外,人作为社会性动物,社会性的群体组织方式,社会性的知识累积方式,以及社会性的情感表达方式,也都是潜在地影响到人类对于周遭世界的一种空间结构认识方式,进而影响到人类对于世间万物的形式表达方式。这种社会性的对于形式结构的影响力,我们姑且称之为“社会力”。

  具体而言,社会力的形成,以及产生作用的方式,可以分为三个层面:

  其一,社会性群体意志。它主要体现的是社会制度、占统治地位的主流意识形态、社会组织形态、社会习俗及文化,以及主导型的社会情绪表达方式。它的表达方式也大致是通过政权,国家机器,主流文化传统、习俗,以及社会组织等方式,将这种群体意志转化为外力的表现形式。

  其二,个体意志。人不同于动物的一个主要特征即在于,人类可以通过个体的学习过程,掌握群体此前累积的知识和经验。这种学习的途径可以通过语言传授、技能传授、专门的培训机构教育、书籍等方式来实现。所以人类在成长的经验中,要经历一个漫长的个人知识学习和累积的过程。某些动物种群,特别是灵长类动物种群,也有类似的“学习”过程,但是,与这些简单的生存技能所不同的是,人类在学习过程中,还会逐步建立起自己的知识结构和价值判断,并进而会通过个体的价值判断影响和改变了社会形式。同时,这种个体的知识累积过程中也充分体现了社会性的特征。故而,即便是人类的个体意志的体现,也是充分反映了人的社会本质属性。

  其三,集体无意识。荣格认为,集体无意识是由遗传保留的无数同类型经验在心理最深层积淀的人类普遍性精神。这种通过遗传的方式所实现的同类型经验累积的方式,或许是人类在进化过程中所残留的动物特征之一。动物的生存本能和生存经验,大部分是通过遗传的方式在个体之间实现传递的。某些典型的社会性动物种群,比如蚂蚁和蜜蜂等,个体的意识程度非常低级,而群体性的社会分工和协调则是通过分泌“体外激素”费洛蒙的方式来进行的。个体之间只遗传发出和接收费洛蒙指令信息的能力,更高一级的社会性“智慧”只存在于群体的“超级大脑”之中。而人类的集体无意识则不同,虽然也是通过生物遗传的方式来实现传递和累积,但是人类的集体无意识显然也是更具有明显的社会性特征。首先,人类的集体无意识中包含本能和原型,而原型的产生则是和种群的早期社会性经验有关。比方说人类早期的洞穴生活经验,决定了后来人类主动设计的房屋的形式和功能。其次,集体无意识在某种条件下可以被激活,进而变成显意识。

  综上所述,社会力作用于形式的方式,可以归纳为集体意志、个体意志,以及集体无意识三个层面。

 

标签:北京展览

相关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