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玫玲-複合媒材创作展

王玫玲-複合媒材创作展

  开幕:2018 / 07 / 14(六) 15:30

  花样年华

  她反思青春之于女性的意义,将各种酸、甜、苦、涩的生命经历重新诠释,赋予她积极的意涵,珍惜当下,每一阶段都是美好的花样年华。

  「美」的萌芽

  创作者王玫玲自小深受艺术的启蒙,记忆中,父亲总是拨出下班后的时光,带著她和姊姊一起看画展,父女在观展后咨情地讨论,是王玫玲幼时生活的日常。她的家庭同时以音乐和艺术等兴趣,来培养孩子们的美学概念,「你必须要真心喜欢才重要!」王玫玲表示,父亲对兴趣的栽培相当开放,就如同运动一样,它也能够是抒发自己、陶冶性情的管道,在培养兴趣的同时,也因此奠下了她未来走向艺术创作的基石。

  在初期艺术求学路上,王玫玲坦诚,那时候的想法很单纯,的确是因为想「上台领奖」为驱动力,这样的成就感因而开启了自己的绘画学习之路。升上高中三年级的王玫玲,再度面对升学关卡:这些年来在广设科的修习,她深感「设计」与「艺术」之间相似却又相异的分歧点;同样是自己的作品,在设计领域时时刻刻面临著「被修改」的命运,在艺术领域则相反,「我不希望因为金钱来折衷我的想法。」毕竟艺术创作是较主观的,如此的界定与王玫玲的想法不谋而合,她遂决定未来即走向纯艺术之途,而大学科系的最佳选择莫过于美术系!

  以创作抒发自身

  大学到硕士期间,是王玫玲创作中最多元的时期,大学她著重于实作实验,如不同媒材与画布产生的效果,例如水泥、补土….等在画布上打出半立体的效果,再加上后面的手绘。从实验中掌握媒材特性,此经验奠定她在之后的创作上,对媒材可用性可靠性的理解。硕士时期,她接触到哲学,如弗里德里希·尼采的存在主义、西格蒙德·佛洛伊德的潜意识论…等,她把在西格蒙德·佛洛伊德的潜意识论中所吸收的文字,在创作中转化为一种单纯的自我对话,从创作中的过程,解析探讨自己。一开始创作对于王玫玲来说,较像是一个宣洩情绪的出口,不断地以本我、自我、超我为出发点,而来探讨广阔的哲学真理,想当然尔,此时期的创作,也需透过相当程度的静心沉淀,方能深入自身灵性层次的思辨。

  自认「宅」、生活圈不大的王玫玲,走近而立之年、面临人生抉择的同时,也承受了来自原生家庭及社会所给予的压力,关于成年女性必须儘快「成家」、「传宗接代」等,若成为超过30岁的未婚大龄女子,择偶条件也会因年龄过熟的弱势,降低自己身为女性的价值。

  「那时候的我很痛苦。」王玫玲感慨的说,她的母亲受到旧时代的教育影响很深,有著相当传统的价值观,母亲认为她不婚的行为是失败、不孝的,也让王玫玲心理了产生不小的阴影。「对我来说,画画也是种治疗。」但在如此的压力之下,王玫玲无法再继续潜意识的主题创作,创作状态下必须维持平静的心情,王玫玲认为,一旦被外界的声音扰乱,也就无法再单纯的去思考任何事情了。

  如花儿盛开般的感动

  王玫玲在创作时一直有著听音乐的习惯,某天,她一如往常的点开Youtube歌单,随意的点选拨放音乐,这时她发现了一个标题名为「花样年华」的影片,这四个字对她而言,是很讽刺的字语,「当时对于时间的不可逆,让我感到愤恨。」于是她便点开了影片,是七位年轻的大男孩说著韩语,唱唱跳跳的演唱会,演唱到中场时,音乐便停止下来,男孩们热情的感谢大家来到现场,参与了他们的「花样年华」,「对我们来说,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有属于她的花样年华。」如此感性又极富人生智慧的话语,也深深的触动著王玫玲,疗癒了当时她身心疲惫的心灵。

  韩国男子音乐团体「防弹少年团」(BTS)的音乐,启发了王玫玲花样年华系列的创作。BTS的音乐引起她的共鸣,也释放了王玫玲身上的各种枷锁。BTS花样年华演唱会让她对于「青春」有了新的诠释与看见,这样的连结促发王玫玲渴望记录下属于自己的花样年华。生命中的每一时刻都是美好的。也许当下感到艰难无比,过程的酸甜苦涩,经过时间的淬炼都将化作养分,滋养下一个阶段的生命。

  女性创作者的自觉

  花样年华是一系列关于女人的故事。王玫玲以花蕊、花瓣般的细腻笔触,刻划出女人如花一般的生命。有喜悦的故事,也有坚强勇敢的故事。于而立之时也分享著身边亲友她们初为人妻、初为人母的喜悦。有远嫁异乡经历不同文化洗礼与转化的过程,也有努力克服爱情与婚姻考验的酸楚…。她创作且单身,这般游走边缘的身分与处境,使王玫玲对于女性青春与时间的关系,以及人生意义与自我价值的追寻有了更多的省思。展览取样自BTS的花样年华,王玫玲将源自于BTS音乐的感动,以绘画的形式延展、拼贴、重组赋予它新的灵魂,也展开共同的旅程。

相关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