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园——魏全儒的功课

愉悦园——魏全儒的功课

  策展人:李磊

  学术主持:商勇

  且听风吟

  ————魏全儒的爱欲乾坤

  世界的两极是阴阳乾坤。两极的引力与斥力生成爱欲与生死,爱欲在生与死的区间中纠缠沉浮,化生文明。爱欲是一切创造的元力,恋人絮语,剑胆琴心,暗香盈袖、孔雀开屏……以爱欲为原点去解析世界,是人文主义的一贯视角,生存还是毁灭?人类是诸神的棋子,抑或是基因用之而后弃之的寄宿躯壳?

  魏全儒笔下的二人世界貌似一个私密的情欲空间,却俨然是一场私奔于天际的逍遥逃亡,大鱼苍鹰是身体的愉悦幻化而成的性灵载具,湖光与夕阳下,则有魂魄出窍一般的云端漫步,所有的负累与沉疴抛诸脑后,一剂爱情麻药之后便能以梦为马,红拂夜奔。

  在水墨人物画的造型方面,线条与形感的妥帖互显,一直是为难点,线条是“文”,形感为“质”,《文心雕龙》里说:文胜质则史,质胜文则野,这句话在绘画中也同样成立,直译过来便是,线条的美感超过了形的美感则画面趋于形式的华美,而徒有形感而没有线条的质感,则画面流于粗野简单。看得出,魏全儒一直在努力解决文与质的问题,他所精心营造的画面符号均经过了这种线与形的博弈、迁就、揖让,彼此成就或将错就错;动态、体位、情境、气氛,他在各种拼图实验中尝试将那些力所不逮的微妙情绪收拢进方寸之内,他的这种艺术抱负也曾是高更的抱负,常玉的抱负,毕加索的抱负。是的,人们因爱欲回归原始,也可通过艺术回归原始。我是谁?令妇贵胄、佳人才子或是村姑野樵,一切礼俗秩序、文化身份皆是可以脱去的皮囊,人类在爱欲的焚燃中回应万物生长,拜天敬地,如刍狗初犬,湮灭在血色残阳之中。

  笔墨是中国绘画的终极命题,五色如此炫目,终究只是配器。魏全儒还处在不断用加法去丰富画面的阶段,这个阶段若是故作清淡去用减法并不真实,吃饭时吃饭,睡觉时睡觉,顺乎日常是他性格的底色。一切的意义与无意义均在你我的一念或万万念中,绘画便是日常,日常也是绘画。无处着落时,且听风吟。

  商勇

  2018年6月12日于黄瓜园

 

标签:江苏展览

相关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