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自己一个宇宙——欧阳涤修画展

欠自己一个宇宙——欧阳涤修画展

  策 展 人:刘彪 旷小津 田申 梁涛 陈练兵

  助展佳宾:旷小津 刘创新 孔小平 田申 张渡 邹跃辉 贾文广 周晓晖 刘良文 刘北勇 聂律庭 曹艳 熊伟 陈方勇 欧阳芷菡 向未 张志欣 李凤辉等(排名不分先后)

  举办单位:北京华娱时代影业投资有限公司 北京亿士顿影视传媒有限公司 瑾上文化 湖南锦灰小雅 长沙维尚有限公司 长沙茂财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湖南省美术家协会 纸本艺术馆

  欠自己一个宇宙

  毎当拿起画笔把自己的情感传递到画面,已经不单单是热爱和情怀。是不同时间自己的不同的感觉与生命的悸动。有时候会看看以前自己的画作,经常良久无语,莫然感触。因为那是自己过往的生命和由然的向往。经常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坚持画画?对,画画创作已然是种习惯、自觉。说不出来的理由,或许就是想画给自己、画给宇宙看看吧。因为我欠自己一个宇宙!(涤修 二零一八年五月)

  尊崇与敬畏

  多次在展览会、博物馆、拍卖会碰到欧阳先生,因为同好古代艺术我们经常一起探讨交流各自的观点。这次欧阳先生的画展看到部分作品就是表达人类文明起源的艺术面貌,其中印象深刻的良渚文化时期图腾气势宏大、沧桑深遂、精细入微。画面不但营造了他的艺术构思,更重要的是他对这些文化遗存的理解、研究及感知。观其气韵可见他对先祖文明的尊崇与敬畏!这就是其作品与众不同之处及魅力所在,作品以画展的形式呈现给今人共享就是一件幸事……最后祝大家幸福安康!祝欧阳先生画展圆满成功!(蔡成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于香港)

  欣然观涤修贤弟作品有感

  为兄常年与古玉相伴,本没有论画的资格。但涤修以良渚玉器上的纹饰入画,又牵动了我动笔的念头。良渚文化作为最重要的中华文明发源地之一,良渚玉器的发掘把中华文明史往前推了近二千年,确定了五千年文明史。良渚文化是中华文明的曙光,其文明程度之高已无需赘言。玉琮王是祭祀苍茫大地的礼器,或是巫师通神的法器,是神圣崇高的玉制礼器,是权力与财富的象征。良渚先民崇尚玉器图腾,玉琮王上面的神人兽面纹是典型纹饰,雕琢细如发丝,精美绝伦,神工鬼斧。借助放大镜才能看仔细的纹饰,进入涤修的画,初见时令我一震。放大镜下的神人兽面纹呈倍数放大,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觉方式,单就这一点来说,即有很大的意义。雕刻与作画的最大区别是立体和平面,在涤修的画上,依然能看到良渚图腾的立体感,也不失神秘、野性及霸气。涤修酷爱古玉,又兼能画,作画时与先人对话,办画展是与今人对话,皆为快事。预祝贤弟画展圆满成功!(良渚人文 朱淑华 写于杭州)

  初心

  欧阳涤修是我二十多年前一群热爱艺术的朋友中的一位。那时咱们一起画画、一起玩耍、一起追梦。

  他对世界总是充满着好奇和无限的遐想,热爱各种历史文化,闲暇之余几乎走遍世界各地的博物馆、画廊、拍卖会去观摩学习世界艺术大师的作品。他热爱古今中外各类艺术品,从中吸取艺术营养。他一直广结同好,在交流中学习各家之长。他的画就是他的经历、感受、意识和热爱。

  欠自己一个宇宙--欧阳涤修画展孕育而生,集中了他这些年的绘画创作。作品中反映出他对生命的认知,对当代社会的感受,审美的观念及对精神的追求,这些画作汇聚成他艺术作品独特的精神面貌及油然而生的东方情怀。“用自己一辈子来画画”是他对艺术的执着追求的写照。勿忘初心,希望他今后创作出更多的作品呈现给大家。祝愿“欠自己一个宇宙--二零一八年欧阳涤修画展”圆满成功!(旷小津 二零一八年六月)

  遥远的迴响

  认只涤修好多年,记不清具体多少年,也记不清在何处或因何事相识。一切就是顺理成章,自然而然……

  看涤修的画也有好多年,记不清看过多少张,也记不清讨论多少回。涤修的思维很敏锐,艺术感觉超乎常人。

  他的作品着墨浓重,用笔平实,结构具有纵深感。他的作品中岩画与玉雕纹饰的素材都取自新石器时期的图腾纹样。是中华民族远古时期的文化遗痕。其实,反映这些文化现象的作品并不少见,而真正将其精神内涵粹取提炼出来的却不多,涤修算是这不多中的一员。

  他的山水作品是要解读的,浓重的笔墨虽然没有直接的描绘古人的图腾,但究其根本仍然是源于远古的精神风貌,并非是逸笔草草的单纯的技法表达。

  涤修的艺术作品全方位的折射出他思想深处凝聚起来的艺术观念。

  涤修与我都是好古之人。我们都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浓烈的兴趣,尤其对远古的美学元素更是有自身认识的解读。也许正是如此,影响着涤修在艺术道路求索的品位与高度。

  闻知涤修举办画展的消息,我在第一时间本能地准备建议他以“遥远的迴响”为主题进行筹划。后来思之再三,生恐影响他的策展构思,方才做罢。由此想来,其实这也正是我想对他说的话。(田申 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夜)

  来自上古文化的灵感

  初见欧阳兄,是在北京的一个简单而朴素的饭局上,当时朋友给我介绍了欧阳兄,但惭愧的是,我记住的只是这个武侠小说中才会出现的姓氏。直到几个月之后的香港古玉拍卖会上,我才算真正结识了欧阳大哥。欧阳兄喜欢古玉,可以说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展览期间,每一件作品都要上手研究盘玩,仔细推敲。由此欧阳兄积累下了丰富的经验,一流的眼光和深层次的审美体验。从此,欧阳兄成为了我的良师益友,因为古玉而结缘。

  此次欧阳兄的画展当中,几幅作品令我印象深刻,只有我们这种因玉结缘的人才懂得他的心思与灵感。其中一幅良渚文化的神徽图案,乃是上古玉文化中通神图案符号的经典作,也只有懂玉的人才会有此遐思,寄情于上古,沉凝于当下。在此,恭祝欧阳兄的画展大获成功!(香港嘉德 王晶 二零一八年六月)

  超然象外、游艺从心:读欧阳兄画展有感

  我与欧阳兄因同好古玉收藏而相识,因同好书画创作而相知,虽然与他认识的时日不久,但是从与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对艺术和审美的讨论中加深对他的认识。

  与欧阳兄交往以来,偶尔会收到他发来正在创作的作品,可以看到他创作的热情、困惑、思考及修正,这些是所有艺术家都需要经历的过程以及共同面对的问题。而从欧阳兄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做了多方面的尝试,并不断探索各种艺术元素的结合,正如他的展览标题“欠自己一个宇宙”,我深信他一定会走出自己的小宇宙,而迈向更宽广的大宇宙。

  祝贺他的展览盛大成功!(和正斋 刘创新)

  深层心迹的留存

  初识欧阳先生,是于香港嘉德《金玉圭璋》的预展现场,寥寥几句的谈吐便能意识他具备多年古玉收藏的深厚功底。时隔几年,常来常往,便成良师益友。

  不论谁,只要初次看到欧阳的作品,从中便可感受到古玉带给他源源不断的创作动力与灵感。几十年如一日,他对于绘画语言和主题的探索,因常年浸淫于古代文化的熏陶,使他作品的创作元素饱含上古的隐喻,以点线面的符号向上古人们表达最赤忱的敬意,并在纸面水墨的流转中得到对文化的最佳阐释。他的作品看似随意、跳跃,而画面的布局和构思大多有肃穆和庄严之感,色彩的运用亦十分谨慎,全然是其创作当下深层心迹的留存。恭祝欧阳先生画展圆满,创作道路越走越宽远。(香港嘉德 Freja 二零一八年六月)

 

标签:湖南展览

相关展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