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来华@云画家

职业书画家

正大气象乃源心----解读书画家杨来华的艺术

2016-04-04  作者:李晓平  点击:1023 次

        中国的书画艺术讲究笔墨,笔墨又讲求圆融、含蓄,讲求水晕墨章“运墨而五色俱”和“墨不妄施”的运用佳境更讲求笔墨本身的造型法则以及无限的美学意境。当代书画家杨来华长久沉潜于书画笔墨之道不断探索揣摩,法度推敲,徜徉自然,以心识境,由境观心,反复砥砺,层层递,遂得以底蕴朴厚,情怀开阔,气韵超逸,自然笔端流露的乃“正大气象”。

        杨来华从艺早期习西画,后专修国画山水与花鸟书画功底深厚,极注重师古人,精心临摹了众多古代山水名画,多方揣摩元人笔墨、宋人丘壑、唐人气韵,以及清代名家的笔墨精神和傅抱石、黄宾虹等老一代艺术家的绘画精髓,细细辩证着先贤的艺术理论, 饶有兴致地揣摩着传统,精心地抽取古人的“妙法真谛”并努力植入画面“化为我用”, 却能食古而化、勇于出新, 又稳稳把握了中国书画精神的“道根”,文脉清晰,其笔下山水,在舒畅地展现景物风格的同时也看到了他“瘦骨清象”般的出尘气格,端倪出了生活赐予他的坚韧与骨气。

        他一直恪守中国画笔墨的“写意精神”,凡有闲暇即寻访各名山大川,衔云涉水,与天地精神相往来。“笔墨当随时代”,他亦注意紧跟时代艺术脉搏,流连于众多艺术展会作品前。他既承传着古人的技法精髓与问道传统,又注重融入现代艺术元素,同时在不经意间渗入西画的光色处理技巧,从而恰到好处地营造出属于他自己的山水图式,从他的画面我们不但能进入可居可耕可游的脱尘仙境,亦能感受到一位当代画家可贵的普世情怀:坦荡、质朴、宁静、文雅、坚韧。

        细品杨来华的山水心象,作品重整体,尚气势。用笔施墨、敷彩、题款、钤印等,轻重疏密,匠心独运,配合得意, 用笔线条凝练,似有力透纸背之感,墨线与墨点、墨块间参差交错,变化多端, 使画面神韵飘动、极具章法。以笔墨写丘壑,以笔墨之苍润干湿、轻重徐疾,写山川云水之万象千形,笔墨之韵丘壑之美相得益彰,纵观整体气势雄强,大气中透出灵秀,厚润而不失文雅,朴拙而不失生动,融写意与物象为一体,营造出含蕴丰厚的画境更加难得的是他将书法用笔、篆刻格局植入其山境水情间,画面线条变化或粗或细,疏密相间,断续相连,笔法精熟,点皴之间,一苔一草,一树一石,都让观者感受到书法酣畅淋漓的意味以书入画,以画润书,以印点晴,书画印三者甚为和谐。古人云“丹青难写是精神”,而杨来华的山水画最具魅力与新意的地方,正是那份任心灵与性情的自然流露,以书法骨力与金石韵味表达出来的写意精神。

        品读杨来华的现代水墨画,又是另外一番意境,他以艺术家独到的审美视角,水乡溪流、民居村落、静谧雪景等场景为题材,表现了美丽的江南乡土田园景色,呈现了作者儿时的美好记忆。在块面造型的淡雅笔墨中辅以西方色彩光影,以色写境,以线达意,虽随意布局,却在点线的统领之下,在色调的微变推移变幻和巧妙的留白中,雅致清新,朦胧温润同时融入了对故乡无限眷恋的情感与心境,澎湃挥毫,意在笔先,落笔有神,驻足其画作能给人以内心情震撼和感动,仿佛已置身画中,感受到一种风轻云淡的灵动气息和诗意盎然别样美。

        技法既已臻成熟,当复求格调高远,这需要深厚的人文素养的熏养。杨来华长久浸润于中国传统文化,除潜心于书画外,对篆刻、围棋、文学、禅、茶等都颇有研究与体会,丰富文化与艺术的深厚滋养,造就了杨来华儒雅俊逸的气质、敦厚而灵秀情、高士般的情操,其作品也流露出非一般人能及的空灵、豁达,一种恰到好处的文人情怀,他的画已水到渠成的走向中国文人画范畴,他用文人的心境,文人的才气,文人的实力,执着的实践着一名中国文人画家艺术追求,在此,希望他在文人画领域开拓出更广阔的境地

        杨来华对待艺术是以恭谦的心态,率真的心性,勤奋的心劲,千锤百炼以求玉成的。从艺以来他谨遵一个道理:只有真切感知自己,倾听内心的声音,即“忠实于心性”,不为名利谋,方能创作出真正的艺术作品,“源心”乃其字,属“以字明志”也。艺途中他经历了迷惘、寂寞等历练,但他坚韧、执着地恪守着骨性与文人的操守,把客观的困难与干扰以及负面的情绪排拒在心门之外,面对地位俗欲,他处之淡然,面对物质,他取之有道,他坚信,只要“不忘初心”,一切障碍都会化解。精神上的洁癖让他享受宁静与平淡,他以君子风度做人为艺,是以质朴坦荡、神清气爽、气定神闲,当万般情愫流注笔端之时,他便觉得他是万般幸福的了。

        杨来华,这位将书画修练和精神富足视为毕生追求的中青年艺术家,正受到越来越多的世人的瞩目,吸引着越来越多的观众和收藏家群体。我相信,他的淡泊明志和坚定的艺术信念会使得他的艺术造诣生发得愈发纵深高远,于刻苦体悟、呕沥砥砺中终成大器。

:晓平 文艺评论家